【石涛纵横】川金会前朝鲜突然变脸

记者/主持人:石涛

我记得大概一个多月前跟大家讲《封神演义》的时候,我说上天垂象,人间必有大事出现。《封神演义》里面很多是这么来讲的故事,在讲着上天垂象。那都是当时脑子突然出现的概念,我说你看中国的文字,你能够记述的就叫象形文字,而象形文字出现的时间是周朝之前,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有文字留下来的是在周朝前后了,而周朝前后应对着周文王来演绎的周易,第一次用人能够写的文字来讲述周易对人间一个国家的管理。周文王的管理就是用周易。人们今天能够留下来最老的可能如果能看到的就是应该是文王的,它是这么个演变的过程。

而大家写的毛笔字,我们看到的应该是大篆小篆,这是往上追溯历史的话,追到最早,因为再往前就是象形文字。而象形文字又有刻在王八盖上,仓颉造字刻在王八盖上,那王八盖就是金灵圣母,通天教主的大弟子之一,它从上到下是这么来的。

所以我当时跟大家分析随口说,你看上天垂象,而今天的管它叫象形文,而象形文逐渐演化成到后来的我们看到的文字。这个象形文到了人的嘴里面,到了我们今天人的利益的角度上,是指它象什么。说川、河,就是象什么。是用人自我的角度去看待文字本身的出现,可是这个象形文的“象”,却跟上天垂象的“象”是一个意思。

顺天意,如果人不是自私贪婪的,他意识到这个象形文字的概念跟上天垂象的“象”是来的,是从上而下来的。而人在讲象形文字,自私的堕落的角度来讲,是从这往上走。我看它是个象形文字,所以那个文字笨,他搞不好就说那文字笨。

就象演变成今天叫宗教,现在你看多少人有本事分化一下说什么叫宗教,什么叫信仰,都是混着说的。就那个写小说的挣钱的,我跟你说,网上一大堆写文字的,你说有几个分得清什么叫宗教什么叫信仰?

信仰真正成为信仰,你能认得自己灵魂,是自己为客方,灵魂为主方;宗教是自己为主方,灵魂为客方,就是手心手背反的。所以我进教堂我就能上天堂,在宗教里面男女乱来,骗财骗色什么都有,骗完之后你还上天堂?所以这是人堕落的原因。

正是中国人文字有这个概念,原来师父讲过这种法理了,佛家修炼师父讲的话都叫法,所以你看在《封神演义》里面,元始天尊跟老子往下面给文殊菩萨太乙真人他们说的交待的任何事情都叫“法旨”,“旨”就是圣旨的“旨”。师父讲的话,做弟子的没有任何疑问,没有任何问题。在整个《封神演义》中,它的正法门的修炼的那些弟子没有一个问师父提要求的。只有一个提要求的,就是跟姜子牙对着干的那个,后来死了的,只有他提过要求。所以他提要求的时候,元始天尊就放了他一马,结果后来就直接用他的要求怼死了他。凡是向师父提要求的基本都死在里头。

而通天教主的弟子,在整个过程中惹出来的事情,就是他们向他们的师父提要求,去说广成子如何,变成了什么?那些都是各种动物修成了人形,所以是他的生命本身不正。在人间他即使有那么多年的道行,都会表达自己的贪婪,问他的师父要东西。

你今天有多少人在宗教里能明白这道理?我自己以为了。所以不用吹牛皮,这东西就是人的修炼的境界到哪儿就是到哪儿,一点招儿都没有。

无意中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字,Twitter上有人发这“赢”,老字,正体字,很难写那个字。其实上头是一个“亡”,中间一个“口”,下面是三个字,一个“月”,一个“贝”,然后一个“凡”。很多人不会写这字。我原来也觉得太难了。后来有朋友说,你知道要怎么能够赢?第一要有生死之概念,死亡嘛,中间一个“口”要沟通,下面一个“月”要等时辰,需要时间,中间一个“贝”,是钱了,要有点经济实力,“凡”要有凡人心,不是进取心,而是要有一个遇事能够顺其意而行。

对错是不是它原始的意思呢?我不好说,我也没查过。早跟大家说,中文不好,但是我觉着他这么讲出来是蛮有趣的故事。它里面真正包含着中国象形文字当中——如果叫象形文字延伸过来的——它的文字本身,它的任何一个字都是一个生命的道理。你能想象到吗?

所以在原来的私塾原来的上学中可能他什么都不用学,他只要学好文字,他就能开启人的他自己灵魂的智慧。人如果是轮回转世的话,他根本不死,他只要知道被启悟到他灵魂的记忆,他就什么都成。而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使命的,如果没有使命的话,这个人不可能长得不一样。这就是每一个人的独立的尊贵,这个在生命道理上谁都能听得懂。

所以一个“赢”字,就知道整个事情的成功你所需要的心、你所需要的因素、你的心态,其实它整个是一个当事人在时间的流失的过程中面对任何一件事情,他的修行过程。有生死之念,有死亡之忧,他还要用凡人之心面对自己的生死。中间一个大“口”,很坦白的讲出自己的一切,寻求帮助或得到帮助。凡人心他就没有任何其它的得失的概念,但客观上他任何东西都要需要时间,生个孩子还得怀胎十个月呢。尊重时间的过程,得有钱,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这件事情应对着10块钱,就是10块钱,100块钱是100块钱,顺应着整个命里的过程这个事就成了。

那他难道不是生命吗?难道他不是真实吗?所以共产党相当邪恶,在它夺取政权之后,把文字给简化了。简化文字便于人能够认知,这是极端邪恶的做法。向人的肉身一面提供便利,扼杀掉自己的灵魂,而向人的肉身一面提供便利的过程,就是满足人的贪婪,失去了凡心,平凡之心。

所以我以为这就完全能够通了,就是说,为什么在古代,在那样的一个年代里面,只留下文字,你往前推吧,什么《三言两拍》,什么《史记》,什么《论语》,你都给它算在一起,古代的书没留下物理化,没留下什么地理,人有《地方志》,它的一切都是以人为中心。现代的科学都是人身体之外为中心,把人变成奴隶,要学习物理,学习数学,学习这个学习那个,人是被灌输的。中国的文化,人是被启悟的,让你打开自己的天灵盖,能够跟天地人合一的。

所以当今天的人向外寻找贪婪的时候,他要不下贱才怪呢。他下贱的原因是不懂得自己灵魂的珍贵。这是无神论跟进化论的真正的罪恶。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川金会前突然变脸——抬高还是有人撑腰?》。

下贱!所以作为一个政权,作为一个国家,作为一个在现实国际社会平台中,金正恩做了这样的事情,我早跟大家说了,他要是人才怪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指他的灵魂了。所以这就叫下贱。

当人在讨论输赢的时候,咱们在讨论真实与信仰的时候,在我里都没必要,我不骗你们的。就象那时候说,涛哥你怎么会相信金正恩说的?放个屁在这个时间放的,那就是生命的真实。今天的人都站在利益的角度同样去否定他的时候,其实你会被他转。而他今天失去的是下贱,他失去的一切是人的尊严,是下贱的表现。谁把他促成下贱,那是更加下贱之源。才不管你本身你是领袖不领袖的。你领袖管什么用啊?打嗝放屁吧唧嘴,不就那两下子吗?

在宣布无限期推迟韩朝高层会谈几个小时后,朝鲜又威胁,如果美国坚持要求朝方单方面弃核,朝鲜将不再对此类对话感兴趣。

几乎现在所有的媒体在评价中说,金正恩不可能去放弃跟川普之间的对话。朝鲜要参加冬奥会,朝鲜宣布要放弃,朝鲜要见文在寅,一切都是金正恩自己说的,朝鲜要无条件会见川普,也是金正恩自己说的。所以当他自己说出这些话之后,他反过来这么讲的话,他这不是下贱是什么?

反过来讲,他把之前的一切的坦白跟诚恳都变成了在正常人眼睛里就知道他的手段,美国做什么了?今天川普什么都没输,因为他什么都没做。在金正恩一切以他为中心在环绕的时候,当他回头走这一步的时候,全输了。如果逼他走的这一步,那习近平就更输了。

两个人到大连的棒槌岛去谈的这件事情,金正恩从棒槌岛回来之后,出的现在的故事。后来我看到这棒槌岛,我就觉着乐,南方朋友不知道,北方人知道,棒槌,你知道那东西叫什么?延庆人话叫死凿儿,就是榆木疙瘩,傻蛋一个。在我个人北京胡同话,就是俩傻蛋。俩棒槌,就是人话听不懂,人事做不出。

棒槌岛是中共高层据说在大连的疗养圣地,你看挑这地方。哥俩还站在棒槌岛那石头那儿照了张相,还说他们要用棒槌打川普。川普不在输赢中,川普今天只要一个名声。而金正恩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可是他什么都没输。就象我们在讨论中兴似的,美国对中兴什么都没做,只是商务部发布了一个限制令,就把中兴给干死了。

你还听不懂?还看不明白?他美国人什么都没做,就一道行政命令,你就死了。还打什么仗啊?他要是连下十道行政命令,就把中国的大企业全干了。为什么习近平对中兴这么在意?中兴是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是他的脊梁骨。而这条脊梁骨里头没有骨髓,就半身不遂,人就能死了。所以这骨髓是美国人的,你个儿再大,他在那儿把骨髓抽出来不给了,管什么用啊?而中兴反映出来的是今天中国社会的真实的社会价值观。

来到海外的中国人他的家庭生活,他的财富的一切类似,挣快钱。所以他在本身生命价值上没有生命价值,对人而言。

对我个人而言没有尊严,就是一个蛆虫,因为它的核心那部分没有了,所以中兴是他要能够达到“中国制造2025”的真正的基础。所以他拼命在中要谈这件事情。但是其实他的实体已经完全暴露了。

朝鲜外务省第一副外相金桂冠星期三通过朝中社发表谈话。他表示,在美朝领导人举行会晤前夕,美国向朝鲜随意发出极度刺激性的言论,是不妥当的做法,令人失望。

这主要谈到的是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提出的“先弃核、后补偿”为原则,按照当初利比亚的模式去核。而按照利比亚模式是要求把朝鲜的有关核武器的资料都要被美国收走,美国收到自己本土处理核废料的地方处理掉,朝鲜就不干了。

长岛大学(Long Island University)的朝鲜问题专家夏亚峰认为,这是朝鲜在美朝领导人峰会前一个抬高要价的伎俩。“一个是增加要价,第二个是他也不害怕,”他说,“我觉得,它(朝鲜)在这上面(美朝峰会)和中国协调的比较好,就是它不会轻易地答应美国的条件,它要维护自己的底线,就是不放弃核武器。”

所以在他一开始谈论的过程中是这样的。如果这个说法存在的话,那就是习近平以的背景直接插个杠子。我跟大家讲过,如果朝鲜半岛和平统一,中共失去了所有的支点,没有存在的任何意义,所以真正阻挠的是中共政权。那它就是一种邪恶的。

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了。所以在我眼睛里,我觉得无所谓了,这只是一个在时间点的发展的过程中,它表现出生命的取向,包括习近平自己。只有善与恶的取向,当站在利益上的都是恶的,它必然涉及到伤人的。

在它的分析当中直接就谈到包括中联部长宋涛、王毅分别在4月中旬、5月初访问朝鲜,得到金正恩的会面。而金正恩在短短40天里面又连续去了北京和大连,又见了习近平。所以在整个故事当中,你很难让人们觉得说这里面没有中共政权的因素,而习近平见金正恩完全建立在党的基础上,建立在党的基础上就是建立在魔鬼邪恶的基础上,它自然是伤及生命的,自然是威胁和平的。

格林就朝鲜方面的最新举动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网站上发表文章称,虽然中国与美国在朝鲜去核问题上的基本态度一致,但北京并不纠结朝鲜何时、以何种方式去核。对北京来说,更为重要的是与美国的战略竞争。格林表示,中国希望的是渐进式的去核谈判,以及与美韩朝三方展开正式终结朝鲜战争的和平协议的谈判,从而减轻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而朝鲜已经表明,他们坚决反对按照美国设想的“利比亚模式”去核。

而在这个基础上,朝鲜反悔的时间,应在了刘鹤出访美国的时间,所以你可以看到中间的这种相互对垒,但是在我个人的眼睛里,道理很简单,所有的事情是金正恩自己提出来的,他其实是不能往回反悔的,因为他一反悔,金正恩就亮了底牌了,就一下真相大白了。他不反悔,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干嘛,他一反悔,大家就知道他在干嘛。就这么简单,不用吹牛皮。而这个反悔的做法,大家一下都明白他的生命取向,起码在我角度来讲,他的生命取向。

所以从美国来讲,他没丢失任何东西,而真正真正有人说惨了就是文在寅惨了,那有可能。文在寅太期待着要得什么,要建立自己的丰功伟绩。

但是在我眼睛里它反映出来的是中共政权的邪恶。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