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敢言“鸿茅药酒”是毒药被捕 党媒出声力挺作者有玄机?

广东医生发文质疑鸿茅药酒安全性及功效 随后遭内蒙警方跨境抓捕引发关注 网络图片
广东医生发文质疑鸿茅药酒安全性及功效 随后遭内蒙警方跨境抓捕引发关注 网络图片

记者/主持人:董筱然

广东医生谭秦东去年末在大陆名叫“美篇”的论坛上,发表一篇题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遭到警方跨省前往广东将其抓捕,4月15日遭到起诉。

医师协会4月16日发表声明,就广东医生谭秦东因批评鸿茅药酒,被内蒙警察跨省拘捕事件表达关切。希望与被抓医生谭秦东的家人取得联系、同时愿意提供法律援助。该协会同时要求当局对此事应慎用刑罚。

中共公安部与内检察院今日均对外宣称,它们对事件的关注。中共公安部宣称,已责成内蒙古公安对此案开展核查工作。内蒙古检方则表示,查阅案卷材料后,发现案件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该案退回警方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事件导火索

39岁的谭秦东拥有中南大学麻醉学硕士学位。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

谭秦东在2017年末,在发表的《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中质问,“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屡禁不止,为何?巨大的商业利润,幕后的推广公司。是时候让鸿茅药酒消停一下了”,并提醒老年人不要擅自饮用鸿茅药酒,对身体可能造成负面影响。

他撰文中提到的鸿茅药酒在大陆可谓家喻户晓。公开资料显示,鸿茅药酒位居大陆中成药市场销售额第二,仅次于东阿阿胶。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的数据:2016年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在电视广告中的投放额为150亿元。

尽管数年来,鸿茅药酒数千次违反广告法,内容涉及虚假、不含忠告语等,但业绩却一路飙升。2016年鸿茅药酒零售药店终端(包括实体药店与网上药店)销售额16.3亿元,同期增长39%。面对医生的质疑,鸿茅药酒出手了,12月27日鸿茅国药公司向内蒙凉城县公安局报案,中共凉城公安迅速从美篇所隶属的公司取得了谭秦东的注册ID号和手机号。

2018年1月10日,凉城公安以涉嫌“损害公司信誉、商品声誉”罪在谭秦东的广州家中将其带走。4月15日,凉城公安发布通报指,案件已经移送审查起诉。

一石激起千层浪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此前已有多位医学博士公开撰文,对内蒙古乌兰察布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谭秦东医生的做法,提出强烈抗议,并指出鸿茅药酒无论是在其配方,还是宣传,都存在众多的问题,并可能危及到顾客的健康。

但至今为止,涉事的内蒙凉城县官方一直保持沉默,而涉事的鸿茅药酒也关闭了专用联络电话。

谭秦东的校友王先生认为,谭秦东只是尽了一个医学专业人士的基本职责,对可能存在不安全的产品,提出了自己专业的见解。“他是一个专业的医生,他是有资格对药品进行点评的。他只是触犯了对方的利益。其实他那一篇是一篇科普文章,告诉大家老年人其实要慎重,而且用了不少的数据。”

王先生说︰你觉得他侵权了,你民事诉讼就行了,但是过来就把人抓了,这个分明是一种强烈的地方保护主义。

王先生还称,据官方报告显示,鸿茅药酒是当地政府主要的税收来源。“这个企业饱受诟病,它怎么可以被处罚2300多次、这个企业还屹立不倒。你看到他这个地方县政府报告没有?它一个县的财政收入才两个多亿,这个企业占了六千万还是多少,就是很多公务员发工资都是靠它吧。”

此外,谭秦东医生的妻子刘璇最近得到消息称,此案或于近期开庭,谭秦东被追究140万损失的民事赔偿。她说,过去三个月,还以为“好好配合”就能尽快还谭秦东自由。

谭秦东的辩护人胡定锋律师说:谭秦东文章中“讲的是这些疾病的原理,相似内容可以在权威医学杂志、网站上查询。”他说,近年来社会各界对鸿茅药酒的质疑声很多,“网络上存在大量批评鸿茅药酒的报导和文章,和它们相比,这篇文章的影响要小得多。”

力挺医生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今日(4月17日)发文质疑鸿茅药酒是否滥用权势,兼且有获地方当局包庇之嫌。

文章说,谭秦东一文证据翔实:援引多地食药监部门的通报和媒体公开报道,指鸿茅药酒存在夸大宣传、曾被责令停售的问题。并且,鸿茅药酒虽然含有67种中药材,但其中“不乏何首乌、附子、乌药、半夏之类的常见的毒性中药材”。

该文亦提出合理怀疑,质问鸿茅药酒宣称可对治动脉硬化、冠心病、心肌梗塞、脑血栓、前列腺增生、脱发白发等症状,其据何在。此外,按刑法规定,谭秦东并未给鸿茅国药造成“严重经济损失”。

文章续指,纵使鸿茅药酒多年来备受批评和质疑,其生产、销售、宣传依然长盛不衰,当中与地方当局支持密不可分。例如这次凉城县公安局不只跨省捉人,还为鸿茅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做鉴定,结论为受到毁誉影响被退货造成的损失为1377155.79元。今年3月8日,内蒙古食药监局也为鸿茅药酒站台,发文称:“鸿茅药酒广告符合《广告法》《药品广告审查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有关规定。”

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可在官方资料中寻得一丝端倪。2016年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侠客岛直言:“在这样的纳税大户面前,保护地方重点企业,打造良好营商环境,甚至是出动员警跨省抓捕也就顺理成章了。”

文章最后点出,如此“政商关系”在大陆不算少数,然而近年中共强调政商之间需“有交集而无交易”,鸿茅药酒之类企业将会面临更大压力及监管。

另有观点指,文章中着重点出内蒙的政商关系,或是下一轮官场清洗的目标。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