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无法利用梵蒂冈漂白活摘罪恶

文:许茹 来源:正见网

据大陆8月5日报导,3日,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S·索龙多、世界卫生组织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教皇科学院院士、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任主席弗朗西斯·德尔莫尼克,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现任主席南茜·阿舍等人,造访了黄洁夫为理事长的中国器官移植基金会,并参加了泰和医疗集团的捐赠仪式。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些人的出现,“意味着国际器官移植学界对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新制度的认可”。事实果真如此吗? 不妨将镜头回放到今年2月。当时,意欲与中共改善关系的梵蒂冈中共涉器官移植问题的官员参加了2月7日至8日在梵蒂冈举行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此举引发了广泛的批评,批评人士表示,中共迄今仍然未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梵蒂冈此举可能会有助中共的宣传,为其器官移植项目漂白。

包括澳大利亚麦格理大学的温迪·罗杰斯教授,纽约大学的阿瑟·开普兰教授,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以及前新疆外科医生安华·托蒂在内的11名专家在给梵蒂冈的信中说,梵蒂冈“应该意识到,权威外国机构的将被中共宣传机器利用”。

信中指出:“(教皇)科学院未能审查在中国发生了的,并且仍然在发生的器官强摘的证据,构成对这些犯罪的共谋。”“我们敦促峰会考虑到中国囚犯的困境,他们被当作源源不断的人体器官库。”“没有证据显示中共已经结束了摘取死囚器官、包括良心犯器官的做法。”“相反,有证据显示它在继续。”“中共官员不应该被给予教皇科学院这个权威平台,来传播有关中共改革的错误信息。”

亦是“结束中国掠夺器官国际联盟顾问委员会”主席的罗杰斯教授告诉法新社,梵蒂冈接受中共自说自话的“停止使用囚犯器官”的宣称,而不是检查证据,“令人震惊”。

而就在会议召开的前一天,世界著名的《科学》杂志宣布,中国肝移植医生郑树森发表在《国际肝脏》上的一篇文章被撤稿,因为该文章的数据可能来自于死囚。国际特赦东亚部主任林伟(Nicholas Bequelin)也告诉《卫报》,中共“他们还没有停止这种做法,并且不会停止。他们对器官移植的需求超过了器官的供应。”

也是在2月6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发表《追查国际给罗马教皇的一封信》,揭露与会的黄洁夫与王海波严重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信中指出,2010年黄洁夫在中国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但调查显示,该系统只是一场骗局,几千人的捐献,根本无法解释数万人的移植数量。

对于专家们和外界的批评,现在正在中国访问的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索龙多主教辩称:“他们在中国做非法的器官移植?我们并不能确定。但是我们想要推进变革。”而他在给罗杰斯的回复中则称,该会议是一个“学术活动,不是为了再掀政治争议”。

针对索龙多主教的说辞,罗杰斯告诉《纽约时报》,“我认为这是令人愤怒的……说它是政治问题来试图制止任何讨论。”“证据如此强烈,以至于应该是中共有责任来证明他们没有做这件事(摘取死囚器官),而不是反过来。”

除了会场外的质疑声外,在峰会上,参会的黄洁夫和王海波也遭遇了挑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的加布里埃尔·丹尼洛维奇博士(Gabriel Danilovitch)表示,如果中国不再使用囚犯器官就该直接声明,不能这样含糊过关。以色列的移植协会主席拉夫(Jacob Lavee)坚持认为,WHO应允许在中国进行突击检查和访问捐赠者的亲属。他说:“只要不对已发生的事情担责,就没法保证道德上的改革。”而黄洁夫则提供了很少的数据来反驳批评者,反而是索龙多主教为其辩护,称这是一场学术活动,与既有争议的政治主张无关。美联社报导称,梵蒂冈方面甚至阻止电视台拍摄中方发言。

从上述质疑声和挑战声中,我们至少可以发现中共官方得出的“国际器官移植学界对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新制度的认可”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众多器官移植界的专家们是不认可中共的说辞的。显然,梵蒂冈教皇科学院和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项目官员几个人根本无法代表整个国际器官移植学界,他们几个公开为中共站台,并不能漂白中共活摘器官,尤其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而且,中共不愿也不敢面对,更不敢让中国人知道的是,2016年美国国会众议院及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了决议案,谴责活摘器官等可怕的反人类罪行。

类似滑稽的事情也发生在2016年。2016年8月18日,器官移植协会(TTS)国际大会在香港举行。8月19日,中共官媒及香港亲共媒体有报道称,大会在香港举行,表明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得到全球支持。但当天,TTS主席奥康纳(Philip O’Connell)在记者会上公开否认这一说法。奥康纳说,在8月18日的中国专场会议上他跟中国的医生说的是:“重要的是你们要明白,中国医生过去的一贯做法在国际社会是骇人听闻的。”在8月19日的记者会上,奥康纳表示,没有人能够把他对中国代表所讲的话,解读为TTS已经真正认可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所以他们可以自说自话,但那不是真相。”当天,本次器官移植大会的科学计划主席、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在星期四中国专场会议上,一篇论文涉嫌违反协会不可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规定被拒绝。查普曼重申TTS要求中国完全停止使用囚犯器官,他说:“(中国专场会议)第一时段一名演讲医生所展示的资料,我认为不符合协会的规定。”

有问题论文被认为是出自浙江大学移植医生郑树森。2017年2月,国际权威的移植专业期刊《国际肝移植》(Liver International, LI)决定终身禁止发表浙江大学郑树森等人的论文。

可以说,中共想利用2016年器官大会漂白自己的做法成了闹剧,被当场打脸。这次想利用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与国际器官移植界的几个官员来为自己漂白,亦无异于痴心妄想。

关于这次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与国际器官移植界的几个官员为何接受中共官方邀请,由于相关幕后信息有限,我们不好妄加猜测,但从以往一些国外和国际组织官员在获取来自中共的某些好处而改变态度的先例看,我们也不排除存在这样的可能性。比如世卫组织的何塞·努涅斯2016年曾表示,他过去一年半曾四次访问中国。在这四次访问中,中共是如何热情招待努涅斯的,他应该是心知肚明。

然而,在善与恶面前,每个人的选择都将受到历史的评判。梵蒂冈教皇研究院邀请黄洁夫等来到梵蒂冈或与中共官方合作,不仅是对冤死之人的一种冒犯,更是在让历史蒙羞,历史已记下了这羞耻的一页。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