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死 罕见获国家赔偿

来源:正见网

湖南郴州市四十七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许郴生,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上午被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人民西路派出所警察当街抓捕,被背铐在铁椅子上“审讯”十二小时后身亡。其子杨许俊为母伸冤,经过漫长的四年多官司,终于获得国家死亡金三十一万九千六百元和被赡养人生活费五千四百元人民币。

遭警察绑架逼供死亡

许郴生女士,一九六五年四月出生,湖南郴州市烟厂职工。因为坚守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遭“610”人员、国安、公安抓捕、关押、抄家等。在迫害中与丈夫被迫离异。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上午十点,许郴生手持法轮功(法轮大法)资料在郴州市国庆南路东健帝景大酒店路旁发放给各家店铺。(从监控录像中看到)突然,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人民西路派出所几位警察开来警车,把许连拉带拽的劫持上警车带走。

在派出所,许郴生被背铐在专用的审讯椅(铁椅子)讯问,期间十二小时之久没有给喝水、吃饭、上厕所等。晚上十点北湖分局非法对许作出治安拘留十天的处罚。晚上十点三十九分,三个警察从派出所出来把许押上警车。十一点十五分,许郴生被送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心跳,呼吸停止,宣告人已死亡。

家属遭压制不能寻求尸检

命案发生两天后(十八日)公安局才通知许郴生前夫杨。二十日,还在读大学的许郴生的儿子杨许俊从学校回来。家人亲友都非常震惊,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年轻健康的许郴生怎么会匆匆离开人世?躺在殡仪馆里的许郴生眼睛没有完全合上,是半睁开的,容貌也不像生前的样子。

二十一日郴州市政法委,公安局,610办(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等官方机构开家属协调会,共召开十一次协调会,没有结果。因为官方一直恐吓,想把事情压制,推卸责任。

亲属想寻求公正尸检,却遭受来自公检法方面的重重阻力。郴州市政法委、“610办”、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一大群人一齐出动。唐律师严厉指出:“公检法联合,这不符合办案程序。”律师随即无功返回广州。官方强行阻止聘请良心法医,中共官员还以要挟死者哥哥不要出面。无奈之下,家属咬定一条就是不签字火化处理。

民愤激怒

五月十九日,有人打电话给《湖南都市报》等报社、电视台,希望媒体作为第三方公正的报道此事。对方却表示,因为涉及法轮功,他们不敢派记者来采访,采访了也不敢报道。

虽然中共喉舌媒体全体缄默,没有只言片语。但是,自古曰:公道自在人心。许郴生的暴死让其家人亲友非常震惊,也引发了许多普通民众的同情、愤怒。

很长一段时间,郴州市大街小巷频频出现“呼吁严惩凶手”(如图)和“呼吁寻求公正尸检”的粘贴,很多人也收到她遭绑架命丧派出所的传单、短信或彩信。

张贴资料的地方来了一批人看,看完了又来一批人看。先一、二个人看,再来几个人来看,然后是一大群人来看,大家都是踮着脚、挤着看(如图)。有的心情沉重的叹气:“唉,这世道不得了了,这世道不得了了。”有的痛骂公安局警察是狗、是土匪。有的愤怒地说:“人家炼功,也不要把人家搞死呀,信仰自由嘛。你共产党把人活活弄死了,你就是邪嘛。”

有个店铺老板看来的人太多了,担心影响自家的生意,就把粘贴揭下来。马上有人制止:“你怎么这样呢!”店主马上说:“别误会,我只是把粘贴挪一个位置。”

有个特警撕粘贴,有人呵斥他:“你不要撕!”特警说:“不是打死的,不要乱传。”那人说:“你说不是打死的,你就不要撕,给人看嘛,让老百姓来评价评价。”特警蛮横地说:“你跟我到派出所去。”那人怒火中烧:“那派出所是不是你家开的,写着你家的名,你也想把我搞到派出所打死是不是?告诉你,没门儿。一个年轻伢子怎么没有一点慈悲心呢?你也有父母姐妹,要是你家出了这样的事,你会怎么样?”特警没有再说什么,低着头走了。

伸冤漫长几年 终获国家赔偿

许郴生的遗体一直存放在湖南省郴州市殡仪馆。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杨许俊向公安局北湖分局申请国家赔偿,同年十月二十四日北湖分局决定不予赔偿,杨许俊不服向北湖区法院提起诉讼。杨许俊认为母亲被抓之前是一健康,活生生的人,被传唤后却离奇死亡,被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在北湖区法院调解达成协议,下达调解书,获得国家赔偿死亡金三十一万九千六百元和被赡养人生活费五千四百元人民币。五日内许遗体火化。(见附件:1、北湖区法院调解书;2、法医鉴定意见书)

许郴生生前被中共多次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许郴生为了向政府讲清遭郴州市公安局抓捕、拘留、罚款。二零零一年,许郴生被强行送到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关押、洗脑。

二零零五年三月,郴州烟厂配合“610”办阴谋又要送她到洗脑班迫害,许郴生为了躲避迫害,被迫丢下工作流落在外一个月,郴州烟厂乘机令其停职。后来许郴生有一次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捕,非法拘留十五天。释放第二天,“610”办又勒令拘留所抓她,因为找不到她,就上报网上通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许郴生去郴州市苏仙区公安分局办新身份证时遭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数月后被非法劳教,被白马垅劳教所拒收后才回家。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许郴生从广州办事坐火车回郴州。因为没带身份证,遭到列车员盘查,发现包里有一本法轮功书和几张真相资料,乘警就把她非法扣押至长沙,交给长沙公安处警察审讯。几天后,许郴生的住所被查抄。许郴生被关押在长沙铁路公安处拘留所期间,遭到警察多次恐吓、折磨和虐待。许郴生一直绝食抵制迫害,身体非常消瘦、虚弱。一直到回家的那天,共计绝食四十五天之久。长沙铁路公安处警察二次劫持她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都因为身体不合格拒收。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