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做了移植手术 否则2011年就开挂了? 黄洁夫是活摘器官的操刀手

《新纪元》曾收到知情人提供消息,暗示江泽民若没有吴孟超帮助做器官移植,早在2011年7月就死了。台湾自由时报2016年也曾引述美联社报道,质疑三天如何能换肾?表示中国活摘器官疑云再起。而追查国际报告披露中共官方器官移植发言人是直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刽子手。

知情人:吴孟超帮助江泽民做器官移植

海外中文媒体希望之声5月15日报道,2014年1月,就在150万人签名呼吁联合国调查中共活摘器官、欧盟颁布正式公布强烈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决议之际,《新纪元》收到一位知情人提供消息,暗示江泽民在上海东方院长吴孟超的帮助下做了器官移植手术。否则,早在2011年7月就死了。

报道称,这位知情人说,江泽民和吴孟超关系很特别。每次江参加医学界开会,只要江到会,必定要问一句,上海的吴孟超到了吗?看似关心随便的一句话,问多了,吴孟超也自然成为医学界的一号人物了。

吴孟超的专业是肝胆,东方医院也开始搞肝移植,虽然活体肝移植被西京医院抢了先,但由于吴孟超的肝癌治疗在全国名气太大,所以东方医院活体肝移植也很快在全国领先。

他还提供消息说,这几年连续出现国内高级移植专家出事,南京黎磊石和上海的李保春自杀,北京304的某某被捕,而吴孟超却还是鸿运高照,不过在周永康失势后,吴也不像以前那么朗朗了。

这位知情人还说,有一段时间传说江泽民已经接了呼吸机,快死了,可是不到一年,江又出现在北京,这种身体状态一直维持到今天。「老朽感觉要是放到过去,那一定是吃了仙丹,喝了王母娘娘的洗脚水,而今天的医疗水平没有古代强,要想起死回生,好像只有换器官、换血、换骨髓。所以,政法委的工作就有意思了。」

没做器官移植江在2011年7月就死了?

希望之声报道称,《新纪元》在核实这些知情人提供的消息时发现,很多内容是真实可信的。

比如提到江泽民差点死去,说的是2011年7月那次香港亚洲卫视风波。当时亚视总裁是江泽民妻子王冶坪的亲戚,从可靠人那里获得准确消息,85岁的江不行了,于是,在7月6日《世界日报》刊发了「江泽民传病危靠呼吸器维生」的报导。当时因江泽民缺席7月1日中共建党90年活动,外界盛传江得了肝癌,心脏已失去功能,但脑细胞还处于存活状态,住在上海一家医院。

后来博讯网称,江泽民约在一个月前大面积心肌梗坏,目前靠呼吸器等辅助方法维持生命;7月3日下午五时,人们还看到,解放军301医院门前突然禁止车辆通行,一队近20辆挂军牌的车队,由公安车开路,进入医院。高干病房前更有持枪解放军站岗,让人怀疑是现任或者是前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以上的人物住院。

7月6日当亚视发出江泽民死亡的消息后,北京官方很长时间没有回应,直到一天多后才给予辟谣。很可能在抢救期间,也就是在给江泽民做器官移植期间,官方不敢肯定江是否能活过来,所以一直没有给予否定。

《大纪元》曾揭吴孟超涉活摘器官

希望之声报道称,知情人提到的吴孟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胆外科重要创始人之一,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

1922年8月31日吴孟超出生在福建闽清,五岁跟随父母移民马来西亚。1943年,吴孟超考上同济大学医学院,1947年师从有「中国外科之父」之誉的名医裘法祖,专攻肝胆外科,1949年毕业后留在上海。1958年在第二军医大学的长海医院,他率先制作了中国第一具结构完整的人体肝脏血管模型,灌注成功后的一年内,他制作了108个肝脏标本、60个肝脏固定标本。这些标本制作让他对肝脏内部构造血管走向有了清楚的了解,为日后肝脏手术打下了基础。

2012年2月,吴孟超还获得江派李长春、刘云山、李东生控制的中央电视台颁布的2011感动中国人物奖。官方简历上介绍说,那时「他已亲手完成了1万4000多台肝脏肿瘤手术,其中肝癌切除手术9300多例,成功率达到98.5%……90岁高龄依然奋战在肿瘤手术第一线。

不过官方不敢介绍的是,吴孟超治疗晚期肝癌,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做肝移植来取代被切除的癌变肝脏,他一人就做了1.4万例,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他是从哪里得到匹配的肝脏呢?

自由时报:三天换肾中国活摘器官疑云再起

据台湾自由时报2016年8约28日报道,中国政府于2015年一月宣布,终止数十年来摘取死刑犯器官、并用于病患移植的政策。然而,根据美联社27日报道,近日一名加拿大病患前往中国换肾,竟只等待三天即进行手术,「效率」之高引起国际组织「器官移植学会(Transplantation Society)」质疑,活摘死囚器官的歪风在中国境内恐怕尚未根绝。

报道引述美联社指出,一名加拿大病患自中国返回加国后,向表明他利用短暂的中国之旅,在当地成功进行换肾手术,希望医生给予后续的治疗和照护。总部位于加拿大蒙特娄的器官移植学会得知这项消息后,立刻致函负责监管中国「黑市」器官移植的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要求当局展开调查。

近日一名加拿大病患前往中国换肾,竟只等待三天即进行手术,「效率」之高引起国际组织「器官移植学会(Transplantation Society)」质疑,活摘死囚器官的歪风在中国境内恐怕尚未根绝。(路透)

虽然执行该次手术的医生和所属医院,在调查后随即被吊销相关执照,但这起事件却使八月十八至廿三日在香港举行的第廿六届器官移植学会国际会议蒙上阴影。中国政府虽已声明禁止活摘器官,但国际间仍质疑当局未彻底杜绝不法移植、改采人民自愿捐献器官,还打算借此次大会在中国境内举行,向外展示其成果已受到国际社会认可。

然而,在「三天换肾」事件遭踢爆后,该学会会长欧康诺(Philip O’Connell)却不愿替中国说法背书。他指出,虽然中国针对相关不法情事的改革已略有成效,但要从牵涉贪腐、利益的强摘器官制度,过渡到完全透明、公开、符合人道精神的器官移植体系,短期内还是难以达成。事实上,多名以色列及美国医学界代表也表示,中方是否停止强摘死刑犯器官的政策尚未明朗,因此拒绝出席该次会议。

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中国目前必须采取多项改革措施,才能赢得国际社会在此议题上对中国的信任。

据追查国际调查证据显示,黄洁夫却是刽子手。

追查国际:黄洁夫参与组织活摘、本人直接活摘

2017年2月5日,追查国际题为《黄洁夫和王海波参与的证据》披露黄洁夫不仅本人直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组织其他人参与,更有掩盖罪行的做法。

黄洁夫,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主管器官移植)、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名誉主任。曾任中山医科大学(后与中山大学合并)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副院长、院长,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校长兼党委书记,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主任。

1、黄夫是中共生系活摘法功学器官的重要组织

黄洁夫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间,是中共卫生部/卫计委负责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他参与的12年间也正是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间。

他推动大批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连不具备条件的市级中医院、乡镇医院、基层军队医院都开展了大量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时候,据中共OPO器官获取联盟主席叶启发等说有1000多家移植医院[1],仅追查国际查到的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做了器官移植的医院就有891家,其中,实施肾移植的医院由2001年的106家到2006年增至368家,这些医院的公开移植数量从2001至2006年至少实施了三万多例次的肾移植,相当于前40年的总和。真实的移植量,据多个调查机构,包括追查国际调查,远远超过这个数量,完全用死囚和捐献无法解释。

2、作为一名移植医生,黄洁夫本人涉嫌直接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了大量移植手术

1)根据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的披露,2012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的[2]。那么12年来他至少执行了数千例移植。在中国肝移植主要是全肝移植,这些肝脏的供体涉嫌主要被中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而据追查国际调查,全国有超过9519名移植医生,这些医生的详细名单和参与移植的证据在追查国际有立案备份,并将简要情况发表于追查国际网站。

2)黄洁夫涉嫌直接用活着的法轮功学员做备用肝供体:2005年9月28号,黄洁夫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中国第一例自体肝移植,为预防万一需要备用肝脏,于是24小时内就从广州和重庆调来2个匹配肝脏,新疆本地也找到一个备用肝。之后黄洁夫用15小时完成移植,并在观察24小时之后,宣布不再用备用肝。因为肝脏从人体上摘除之后放入储存液里的时间不能超过15个小时,如果黄洁夫从两地调来的是切好的器官,那么没等到新疆的乌鲁木齐在路上就已经失效!因此他调来的3个备用肝必然3个活人。而且由于死囚犯必须经过一系列的司法程序,不可能随叫随到,因此这2个活人也不可能是死囚犯。只能是来自于游离于司法之外的,特别关押的,可以随时杀戮取器官的人群,而且跨越地区之大,说明中国大陆有一个国家级的庞大的活人器官库。中国符合这样特征的人群,只有被大量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该案例详见黄洁夫做一台肝移植手术,用3个活人做备用肝》[3]

需要指出的是,黄洁夫这样的行为不是个例,他到各地推广器官移植的时候,经常组织在当地医院多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这种可以提前预定时间的器官移植,供体只能是来自大型活体库。

3、2006年至今,黄洁夫一直在公开掩盖活摘真相

中共卫生部是全国各移植医院的最高管理部门,黄洁夫被称为是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2006年以来,他多次充当中共移植器官问题发言人。

黄洁夫2010年后组建了一个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黄洁夫还担任其中最重要的OPO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荣誉主席,然而据追查国际调查,该组织实际上是一个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大型移植医院联盟(详见附件),还参与贩卖其他人的器官,证据包括:

1)第一家OPO组织–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泌尿外科主任朱云松承认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4]

2)多家联盟医院参与贩卖器官,甚至活摘流浪汉器官。据中共官方媒体报道广州军区总医院非法参与贩卖器官[8],军方304医院2010-2012年间参与了贩卖器官[5],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还参与了杀死流浪汉盗取器官的罪行[6]。

3)该联盟的三个主席,包括黄洁夫在内,均有医生指证他们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其中联盟执行席郑树森在2016年8月香港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上,还因为论文里面使用了来历不明的器官,被取消论文宣读资格。

4)该联盟有20家医院直接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7]

5)中共移植医院最多、数量最大的三大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捐献数量极其有限,到2015年12月,中共宣布器官全部来自捐献的时候,拥有多达20家大型器官移植医院的北京,甚至器官捐献办公室还在筹备阶段,还没有开始运作。

[1]人民网-湖北频道《武大肝胆疾病研究院:器官移植与时间赛跑》,2015年04月25日

http://hb.people.com.cn/n/2015/0425/c337099-24632343.html

archive网站存档链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529234737/http://hb.people.com.cn/n/2015/0425/c337099-24632343.html

[2]《大洋网》2013年3月13日“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我要带头向捐献者鞠躬”来源:广州日报记者:刘蕤红、王鹤、李颖、贺涵甫

[3]【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第三章:按需杀人的证据与活人器官供体库的存在》,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45#_Toc65

[4]【追查国际】《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2013年9月11日,2015年3月2日更新,www.zhuichaguoji.org/node/46728#_Toc366574835

[5]腾讯网,2014年8月11日,《圈养活人卖肾隐藏的医院黑幕》

http://view.news.qq.com/a/20140811/014583.htm

[6]腾讯网转载,财经杂志封面文章《器官何来?》,2009年09月01日,http://news.qq.com/a/20091107/000800.htm

[7]【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第二章、一、四重证据显示活摘器官乃江泽民下令的国家犯罪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44#_Toc25

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近日一名加拿大病患前往中国换肾,竟只等待三天即进行手术,「效率」之高引起国际组织「器官移植学会(Transplantation Society)」质疑,活摘死囚器官的歪风在中国境内恐怕尚未根绝。(路透)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