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萝卜带起泥,给王珉罗织罪状咬出孙政才?(高新)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认为被宣布接受调查当天日报评论员文章以“坚决拥护中央决定 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为标题,给人的印象是孙政才都官至中央政治局委员了居然还是一个“政治上的糊涂人”,所以才遭受到习近平总书记这个“党中央的领导核心”的毫不留情的政治清算。重庆日报的这篇文章文章特别强调重庆全市上下都要“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作为第一位的政治要求“,足以说明孙政才在拥戴“习核心”的“大是大非”问题上被习近平认为“态度很不明朗”的或许为真。孙政才栽就栽在了没有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当成他自己和重庆市委的“第一位的政治要求”。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刊出和播出后,有一位网友在转载此文内容的网站留言说:“其实他只有两宗罪,一是屁股不干净,二是站错队。鉴定完毕。”

此话当然没错。但问题是,当今共产党的干部们屁股上有干净的吗?所以说到底还是他孙政才政治上“站错队”才导致中纪委奉命把他脱光示众。

孙政才被宣布下台之后至被宣布接受审查之前的几天时间里,海外诸多华文媒体都转载了一篇题目为《孙政才为何下台?众说纷纭》的文章。文中说:中共政治局委员孙政才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后,中国官媒一直没有提到他。关于他的下台原因,有不少分析议论。说法之一就是孙政才在北京市委担任秘书长期间与时任北京市长“不和”。意思是如今的王歧山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公报私仇。但事实上无论王歧山与孙政才有无过节,都是后来的事情。而当年在北京市共事期间,两人不但从未结仇,而且关系甚铁,甚至有传闻说2006年孙政才由北京市委常委直升国务院农业部长是时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兼北京市长王歧山首先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中组部举荐。

2009年12月1日的中共网下属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转载了该网《环球人物》的文章,《 中国政坛60后高官之孙政才:农业部的”少帅部长”》。

该文中介绍说:突出的成绩和较好的口碑,让孙政才在几年的时间里连连高升:从北京市下面的副县长到区长,再到区委书记。然而,孙政才的“爆发力”也许才刚刚显现。2002年,北京市委常委改选,按照差额一人的规定,市委将“年轻有为”的孙政才增为候选人。当时外界并不看好孙政才,认为他可能只是充当“差额票”的角色。因为孙政才当时只有39岁,而且当年2月他刚刚从区委副书记、区长晋升为区委书记,实在太“嫩”了。不成想,选举结果大大出人意料,北京市的党代表们“偏爱”高学历和做事果敢的孙政才,竟然将一位原市委常委给“差额”掉了。半年后,孙政才出任北京市委秘书长。

2006年12月,机遇再次青睐这位“有准备的人”,离开农业老本行近10年后,43岁的孙政才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农业领域,被任命为农业部部长。

笔者引述中共党报的上述内容,意在说明如今外界报道中所谓孙政才“能力平平”的说法有欠公允。

孙政才落马之前,外界看好他将在入常的评论文章特别要说明他孙政才不但有前总理温家宝作后台,另外还有现任常委,有习近平之下“九千岁”之称的王歧山是他的昔日北京市委同僚。孙政才落马之后,立刻又说孙政才在北京市与王歧山共事期间即已经“结下梁子”。

至于孙政才当初升任国务院农业部长是走了温家宝夫人“后门”的说法笔者也认为经不起推敲。

孙政才之前的农业部长是现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全国政协副主席杜青林。杜青林接任农业部长时,接替他时任海南省委书记职务的是王歧山。

熟悉王歧山政治发迹史的人士都知道他和中共农业政策的不解之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刚步入仕途的王歧山就是靠农业政策出名的,继而便出任了 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处长、联络室副主任, 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联络室主任兼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所长等职务。他的第一个副部级职务则是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党委书记。
正因为如上经历,王歧山无论是在海南还是在北京,仍然对农业保持着高度兴趣,所以一到北京市便与农业专家出身的孙政才“酒逢知己“。

王歧山担任北京市长期间,杜青林在农业部长位置上难出政绩,上面也认为共青团干部出身的他还是改回作地方省委书记更为合适,于是便有了在挑选新任农业部长过程中王歧山推荐了自己身边的农业专家孙政才的说法。2009年孙政才奉命接掌农业大省吉林,可能也是征求过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歧山的意见和看法。

至于现如今孙政才如何不能被王歧山放过一马?和习近平对自己当年在中南海的鼻涕友薄熙来丝毫没有心慈手软是出于同理!

前不久刚刚被开庭一审的王珉据说是当庭认罪,承认指控事实为:2004年至2016年,利用其担任吉林省长和省委书记、辽宁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或者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他人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6亿余元;2009年11月,利用其担任吉林省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人民币100万元用于支付个人费用。

王珉在被宣布的公告中,还只是被说成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违法廉洁纪律,其亲属从利益输送中获得经济利益……而薄熙来被判刑时虽然唯实指控了贪污五百万,但在他被开除党籍的公告中即已经被形容为“收受巨额贿赂“,由此可见王珉这1.46亿的受贿金额的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都是在他被开除党籍之后才一步步”落实“的,而且大都是应该是在吉林省落实的。

笔者的消息渠道传出的一种说法是,孙政才可能被问罪的本人及家庭成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的主要部分都是中纪委在吉林省追查王珉经济问题时”拔出萝卜带起泥“,当地曾经给王珉书记巨额贿赂的私企老板在中纪委专案组的威逼之下,供出王珉的同时也把孙政才给供了出来, 令习近平如获至宝。当然也不排队王珉为了减少刑期主动供出了孙政才的可能。王珉被起诉书里提到的他2009年月11月利用担任吉林省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100万人民币用于支付个人费用。但事实上王珉就是在2009年月11月与孙政才交接的。所以提供如上消息的人士分析,这一百万很可能就是孙政才以新任省委书记名义慷国家之慨,赠送给王珉的“搬家费”。

该人士还分析说:虽然习近平对孙政才越来越不满意,但如果不是查王珉时带出了孙政才在吉林的“严重问题”,原来并没有计划要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就抢先动他。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