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好像要跑路? 中共权贵资本家的蜜月期结束了!

最近大陆出现多起企业家卖资产的事情。时政评论家邓聿文认为这是习近平打压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的结果。尤其是在江泽民统治时期,权贵已是登峰造极。而现今在节骨眼儿上的权贵资本家万达老总王健林在卖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万达,其是否会跑路的话题自然成了关心的问题。另外,江泽民不仅改变了中国资本的运营模式,还改变了中国的版图——跟俄国、越南签署卖国条约。

江的“三个代表”让权贵资本进入蜜月期

旅美经济学家程晓农先生研究并提出中国的模式是共产党。他认为此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

写作者和时政评论家邓聿文,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中提到另一普遍说法,即中国权贵资本主义。他说,资本与权力、资本与政治从来是孪生兄弟,这无关社会制度,不过,在当下中国,资本与权力或政治的密切程度要超过多数国家,学界有一种说法,中国是权贵资本主义国家,老资格的经济学家吴敬琏多年来就一直把权贵资本主义视作中国最严重的问题。从某个角度而言,这是对的。

文章分析说,在中国,如果不跟权力紧密地勾结起来,参与一些肮脏的腐败交易,资本很难做大。原因不在于资本想主动作恶──尽管不排除一些富豪在获取第一桶金时或者以后主动投靠权力,而在于,这是一个让人不得不作恶的体制。在当局垄断主要的国家权力和资源的情况下,资本要想发展壮大,就不得不去行贿国家工作人员,和权力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以赢得不公平的市场竞争。

放行权贵资本以及权力和资本向各自的领域渗透,是有意为之。在丧失了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又不肯放弃一党专政的情况下,要想赢得民众对政权的认可,办法就是发展经济,让商品成为拜物教,使人们沉醉在发财梦中。

只要能使经济得到发展,让人们能够发财,不管用什么方式,无论白猫黑猫都行。不过,党国虽然鼓励全民致富,但从实际情形来看,并不是人人都能致富,党国还是把发财的机会留给自己的子弟,所以才会有改革初期的“赎买”政策,即赋予官员或者官员的子弟一些特权和特殊政策,让他们经商做生意,当然,这个政策有一个好的“目的”──减少改革的阻力。

邓聿文还说,但这个政策一泛滥,在实践中就不仅止于高干子弟和下海官员,而必然波及权力本身,谁离权力最近,谁的发财致富机会就多。它打开了官商勾结的“潘多拉”之盒。现在回过头看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实际上赋予了权贵资本一种“正当性”。

江的“三个代表”允许资本家入党,导致权贵资本的壮大。这种政治身份必然会成为资本的护身符。所以整个江泽民时期,是权贵资本的蜜月期。

江之后的胡锦涛时期,权贵资本的后遗症开始显现。社会对权贵资本的不满增大,最突出的表现就是2004年出现的一场全民性的国有产权改革大讨论。为回应社会矛盾的日益尖锐,胡提出了“和谐社会”指导思想,但“和谐社会”企图通过调和方式来抹平资本和大众的矛盾,并不能解决问题。实际上,权贵资本在胡时期并没有受到真正约束,还在继续壮大。

最近几年,权贵资本通过将杠杆运作到极致化,已经触发了中国的系统性金融危机。对中共来说,权贵资本是一把双刃剑。虽然中共想把权贵资本限定在经济和资本领域,但资本的本性是扩张,发展到一定时候,必然要向政治领域延伸,在国家机器中寻找代理人,何况权贵资本本来就是资本和权力结合的产物,扩张的欲望更加强烈,也更有条件,通过干扰国家的产业、经济和金融政策以及人事安排等,进一步维持不公平的市场竞争优势。可这样一来,势必使权贵资本和其他资本的矛盾加深,并从整体上损害党国的利益,导致政权内部的权力斗争加剧。

一旦权贵资本坐大,在经济上,它将扼杀市场竞争和效率;在政治上,加重权力腐败,制造和大众的对立。所以,权贵资本有利于整个权贵阶层的利益,但不利于国家的整体利益。

以贫富差距的扩大为例,这几年进入胡润富豪榜的亿万富豪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很多中产阶级有可能再次滑入贫困阶层。中国基尼系数一直维持高水平,制约了发展后劲,使中国难以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不过,即使在权贵阶层,这种利益也不是均分的,有些权贵获益多一点,有些权贵获益少一点,从而引发权贵内部的不满和分化。

对最高统治者而言,一方面需要在权贵阶层维持大体平衡,不能让某个权贵势力坐大,挑战自己权威;另一方面,也多少要兼顾全社会利益。当某个权贵资本在他看来有坐大之势,引发权贵阶层其他势力不满,且也不利社会利益时,就需要对其清理了。

江泽民还改变了中国版图

江泽民不仅让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达到顶峰,还与俄国、越南签署卖国条约,改变了中国版图。

近日8964一代的朱韵和‏在推特上说,江泽民不但改变了中国,更改变了中国地图。图中是1991年5月江泽民在克里姆林宫出席中苏东段边界协定签署仪式。

5月31日,据日本经济新闻在题为《俄罗斯眼中的中日差异》的文章中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积极推动对俄外交的核心,就是解决日俄之间有关北方四岛的领土争议。

但普京往往以中俄的边境划界过程为例,断然拒绝日方建议。

日媒经济新闻报道说,普京提及的〝与中国40年的谈判,最终达成协议是因建立了高水平的信赖关系,很遗憾日俄间不能〞一语,暴露了东北外兴安岭、库页岛及新疆外围等清末割让、而中国历届一直对外宣称不予承认的土地,已在多年前被江泽民签署承认的惊人事实。

另外,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曾披露“2000年12月25日,中越双方签署《北部湾划界协定》,将浮水洲岛(即越方称的白龙尾岛)正式割予越南。而签署这一协定将白龙尾岛拱手相让的正是当时中国的国家主席江泽民。

权贵资本代表王健林要跑路?

中国万达集团先前出售旗下酒店及文化旅游城资产,但减债风暴并未停息,周二大陆媒体再爆,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已经出售最后一张王牌——万达广场。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称,乐视老总贾跃亭“遁走”美国至今未回国,王健林也有可能要跑路。

分析称,随着贾跃亭的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负责到底到他轻率地一走了之,再到经销商上门讨债等等一系列刷新三观的“闹剧”,贾跃亭的逐梦人生也变得那么“面目可憎”,进而贾跃亭整个模式是“庞氏骗局”的声音越来越大,且越来越站得住脚。

因此,跟猜测贾跃亭一样,王健林是不是要跑的论调悄然纸上。

报道称,王健林的一系列卖资产的做法加剧了人们的猜测,并且他开始开卖他手里的最后一张王牌。

根据自由时报引述香港媒体报道称,盐城万达广场及南昌万达广场的法定代表人,都已经变更。万达集团于今年4月到7月,将江苏盐城、南昌西湖的万达广场分别卖给中信信托、珠江人寿。公开讯息显示,南昌西湖万达广场总投资30亿元,盐城万达广场总投资达60亿元,两间万达广场已在今年年中开始运营,正式进入收租阶段。

万达急忙出面灭火,否认“抛售”南昌西湖及盐城万达广场两项资产,而是与万达的轻资产转型有关,南昌西湖万达广场属建成转移,建设完成后把产权移交给珠江人寿。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