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旨被篡改: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作者:王维洛

陆佑楣指出:“邓小平当年就说过,上三峡工程,可能有政治问题;不上,政治问题可能更大。”往好了说,邓小平是穿新衣的皇帝,在三峡工程决策中是上了骗子的当:“穿新衣,可能有政治问题;不穿新衣,政治问题可能更大。”于是就穿了新衣。

一、《转折中的邓小平》回避了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所起的作用

为了配合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中国中央电视台一套于8月8日起在黄金时段首播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电视剧涉及了1976年到1984年“粉碎四人帮”、“邓小平出山”、“全国范围恢复高考”、“邓小平首次访美”、“知识青年返乡”、“农村包产到户”等历史事件,以展示邓小平“在党和国家面临严重困难的情况下,带领党和人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冲破重重阻力,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

有学者指出,《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的许多描述与事实相去甚远。对邓小平有如下评价:“邓小平在政治上背了两个包袱,一个是八九年『六四』,一个是三峡工程。”从到目前播放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到第30集来看,聪明的编剧和导演回避了邓小平在三峡工程中所起的作用。

二、陆佑楣指邓小平的一句话对三峡工程决策起了决定作用

自从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三峡工程的负面影响和危害越来越清晰地暴露在人们眼前,实践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三峡工程决策的错误。2014年2月,中央巡视组通报三峡集团存在招投标暗箱操作等严重问题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公开质疑三峡工程。如果现在对三峡工程进行全民投票,赞成建三峡工程的可能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

这时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出面为三峡工程辩护。他不是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科学性和从三峡工程决策的民主性出发,而是搬出邓小平关于三峡工程的一句话,并加以引申,指邓小平的这句话对三峡工程决策起了决定作用。陆佑楣说:“邓小平当年就说过,上三峡工程,可能有政治问题;不上,政治问题可能更大。”由邓小平的这句话陆佑楣前后加以引申出而得出“三峡工程是非干不可的一个工程,它的必要性是防洪,可行性是发电和航运,这个道理已经讲了千百遍了。邓小平当年就说过,上三峡工程,可能有政治问题;不上,政治问题可能更大。要是来场大洪水,没有三峡工程,不是天大的政治问题吗?”(参见:财经国家周刊,陆佑楣院士:别让三峡工程背黑锅,2014-4-15,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4/292118.shtm)

三、什么是“政治”?

中国民众最怕谈政治,一句口头禅是:“我不和你谈政治。”但是许多人根本不懂什么是“政治”?亚里士多德对政治的定义是:政治是大家的事,必须共同参与,共同参与的公共事务。

上不上三峡工程是大家的事,所以就是政治。上三峡工程是大家的事,不上三峡工程也是大家的事。邓小平的的这句话是一句中性的话,既不能成为上三峡工程的依据,也不能成为反对上三峡工程的依据。

作为工程院院士的陆佑楣拿邓小平的这句话为三峡工程决策辩护,实在是缺少思考,而且十分说明这个院士的学术水平。作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审查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陆佑楣应该引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结论来说明三峡工程的社会、经济、生态环境和工程技术的可行性,拿三峡工程运行实践的数据来说明建设三峡工程的必要性,拿三峡工程的公开辩论、全国人大代表听取支持派和反对派的意见、听取被涉及移民的意见的事实等等来证明三峡工程决策的民主性。可惜陆佑楣拿不出来这些来,就拿邓小平、拿政治压人。

四、三峡工程决策程序上的问题

陆佑楣把邓小平这句话理解成邓小平非要上三峡工程不可。那么三峡工程决策就有大问题了。请看分析。

从决策程序上来说,邓小平讲这句话的时间是在1986年。赵紫阳去三峡视察回来向邓小平汇报,赵紫阳担心将来人大审议三峡工程议案时,有三分之一弃权或反对。对此邓小平说了这句话。此时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尚未决定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没有可行性论证报告的任何结论,邓小平武断地决定上三峡工程,这是不尊重科学。所以三峡工程决策不可能是科学决策,决策在前,论证在后,整个决策程序颠倒。

从决策类型上来看,表面上三峡工程的决策者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是集体决策。如果邓小平讲这句话决定了三峡工程的上马,三峡工程的决策者是邓小平一个人,是独裁决策。邓小平1986年决定了三峡工程上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92年的审议和举手表决,从1986年到1992年之间的一切关于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的编制、国务院对可行性论证报告的审查,国务院决定建设三峡工程的决定,国家环保部关于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报告的审查批准,中共中央常委会决定建设三峡工程的决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三峡工程都是在演戏,花了纳税人的很多钱,花了许多专家的宝贵时间。

五、往好了说,邓小平在三峡工程上是上当受骗

笔者在《三峡工程36计》一书的瞒天过海一篇中,用瞒天过海来描述邓小平在三峡工程上是上当受骗,这是往好了说的。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了解远不如毛泽东。毛泽东与林一山有关于三峡工程的多次交谈,毛泽东也亲耳听过三峡工程反对派李锐对三峡工程的意见,并用他为自己的工业秘书。林一山和李锐在关于三峡工程的知识构成水平可以说是一个等级的,毛泽东在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后也形成自己的意见,从1958年到1976年去世,毛泽东多次拒绝了兴建三峡工程的提议,拒绝理由有泥沙问题难以解决和工程使用期过短外,再者就是战争条件下难以保证大坝安全。而邓小平则是片面依赖魏廷铮和李鹏提供的信息而形成了其对三峡工程的意见。邓小平也听过如万县地委书记的反对意见,但万县地委书记关于三峡工程的知识构成和赖魏廷铮与李鹏不是一个等级的。如果说邓小平是皇帝,那么魏廷铮和李鹏等就是向皇帝推销新衣的织衣匠。胡少江在《功罪评说邓小平》一文中指出,邓小平究竟有多少了解真实情况的能力,李鹏、陈希同等党内保守派人物对他进行了误导,使他在六四问题上做出错误的决策。三峡工程决策中也是如此。

记得小学时做趣味数学,有这么一道题:有两个地方,A处居民都是的人,B处的居民都是骗子。然后是来一个问路的、、、、、、。要求解题人逻辑思考。中国的问题比较复杂,中国的专家既不是完全诚实的,也不完全是骗子,特别是在三峡工程上,政治家们依赖的是象张光斗那样“只能做到少讲几句假话”的知识分子。邓小平在三峡工程上听取的就是这样一批人提供的信息。如果这些中国专家都是诚实的,事情很好办。如果这些中国专家都是骗子,事情也很好办。但是这些中国专家告诉你,他们只能做到少讲几句假话。那么他们说的话,人们是否能信?什么话可以信,什么话又不可以信?

比如目前在中国媒体上看到比较多的报道是“1980年7月11日,邓小平乘“东方红32号”轮从重庆出发到武汉路过三峡地区的报道:邓小平一上船就关切地问陪同考察的老水利专家魏廷铮:“有人说三峡水库修建以后,通过水库下来的水变冷了,长江下游连水稻和棉花也不长了,鱼也没有了。究竟有没有这回事?”魏廷铮回答说:“长江通过水库下泄的水量年平均为4510亿立方米,而三峡水库的库容只有年过水量的8%,江水会不断进行交换,水温变化不大,不影响农业和渔业。”(参见:魏廷铮口述,刘荣刚整理:长江三峡工程决策,www.hprc.org.cn//P020120828542797713823.pdf)

邓小平提的问题本身就不够准确,说明事先并没有好好做“功课”,因为没有人提出过三峡水库下来的水变冷了,长江下游连水稻和棉花也不长了的这个问题,人们只提出通过水库下来的水变冷了会影响鱼类的繁殖和生长,特别是象白鳍豚这些稀有鱼类的繁殖和生长的问题。

魏廷铮回答更是错误的。三峡水库修建以后,长江下游河道的水温发生明显的变化,春季水温下降,秋冬季水温升高。在每年三、四、五月份,水温下降幅度在4至8度之间,每年十、十一、十二月份水温升高幅度在2至8度之间。研究证明,鱼类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各自选择了自己最适合的温度。在适温范围之外,鱼类生长发育停滞、受限甚至死亡。特别是繁殖期,鱼类对水温十分敏感,水温高低差0.1或者0.2度,就会影响鱼类繁殖。三峡大坝建成后珍稀鱼类白鳍豚的灭绝就是最好的实例。

接着再分析一下魏廷铮提供的数据是否真实。魏廷铮向邓小平汇报的是长江水利委员会的150米方案(即水库蓄水位海拔150米)。长江通过水库下泄的水量年平均为4510亿立方米,而三峡水库的库容只有年过水量的8%,则三峡水库的总库容量约为361亿立方米。现在建成的三峡工程水库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75米,总库容为393亿立方米,在防洪限制水位海拔145米与政策蓄水位海拔175米之间为221.5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现在三峡工程的水库正常蓄水位175方比150米方案高出25米,而总库容只大了32亿立方米。可见魏廷铮向邓小平提供的150米方案有总库容约361亿立方米,是狠狠地骗了邓小平。

六、邓小平说:我赞成低坝方案

邓小平乘船一到武汉就立即召见胡耀邦、赵紫阳、宋平、姚依林等中央和国务院的负责人,谈了他视察三峡后的意见。邓小平说:“三峡搞起来以后,对防洪作用很大。”“发电2000多万千瓦,效益很大。1100亿度,合全国上半年的全年发电量”,“担心一个航运问题,现了解,运的东西不多,船闸有5000万吨通过能力,顾虑不大。”“另一个生态变化问题,听来问题也不大。”“整个工程投资95亿元,移民费40亿元。”(参见:1980年邓小平谈三峡:搞起来后对防洪作用很大。http://news.china.com/history/all/11025807/20140625/18585286.html/戴晴:灾难性的政治工程,http://blog.boxun.com/sixiang/daiqing/dq02.html)邓小平建议国务院要考虑三峡工程,胡耀邦和赵紫阳表示同意。

1982年11月24日在听取国家计委汇报时,邓小平说:“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不要动摇。”邓小平所说的低坝方案就是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50米的方案。魏廷铮向邓小平汇报的低坝方案,对防洪作用很大,发电效益很大,发电装机容量2000多万千瓦,年发电量1100亿度,船闸有5000万吨通过能力,移民人数少,工程投资少,给邓小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邓小平留下了最深印象的应该是三峡工程上马后,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邓小平对魏廷铮说:“1920年出川,去法国留学,船行到中途坏了,只好改变行程,起旱,走陆路出川,交通真是艰难啊!”所以邓小平直接表态:“我赞成低坝方案”。

可是邓小平哪里知道,魏廷铮向他汇报只是少讲了几句假话,其中淹没范围、移民人数和投资额是按照150米方案汇报的,其他如水库库容360亿立方米,发电效益很大,发电装机容量2000多万千瓦,年发电量1100亿度,都不是150米方案的效益。低坝方案基本没有什么防洪效益,也不可能安装2000多万千瓦发电机组,更不可能每年发电1100亿度。至于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那是指万吨船队(比如四艘三千吨的货船或者十艘一千吨的货船绑在一起)。邓小平1980年视察三峡时坐的“东方红32号”轮是三千多吨的客轮,三峡工程建成后,可以通航的也只是三千多吨的客轮,因为三峡船闸不可能通过更大的客轮,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邓小平那么兴奋的。

1980年笔者在三峡地区参加国土规划,阅读了长江水利委员会编制的三峡工程规划,有三个方案,蓄水位海拔190米,195米和200米。这200米方案是1958年周恩来提出来的。

当时有另外两个方案,一个是苏联专家提出的海拔265米方案,一个是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提出的海拔235米方案。苏联专家的方案是按照毛泽东的三峡工程要能卡住长江洪水的要求提出的,水库蓄水位达海拔265米。苏联专家只考虑如何达到中国政府提出的工程防洪要求,而不考虑水位265米会把重庆市中心也淹没了。林一山提出235米方案,毛泽东提出的防洪要求虽然不能完全做到,淹没了重庆大部分城区但是避免了淹没重庆市中心。235米方案的防洪库容达1150至1260亿立米,而现在建造的175米方案的防洪库容只有221.5亿立米,只是235米方案的五分之一。对比175米方案和235米方案以及265米方案,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说现在建造的三峡工程防洪效益很小,为什么说150米方案基本没有什么防洪效益。

1958年党中央成都会议上周恩来否定了265米方案和235米方案两个方案。周恩来说:“三峡大坝正常高水位的高程,应当控制在200米,不能再高于这个高程。”其实周恩来确定200米这个高程也没有什么科学依据,海拔200米是当时重庆朝天门码头最后一个台阶的高程。

长江水利委员会按照周恩来确定的高程200米做了规划,然后再做了190米和195米的两个对比方案。通过三个方案比较,得到如下结论:200米方案最佳,195米方案其次,195米方案。蓄水位高,水库库容大,调节能力强,则可能的防洪效益大,发电效益高,但是对航运不利,淹没范围大,移民人数多,总的来说工程经济效益最好。

魏廷铮当年是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的秘书,也是这三个方案比较的参与者。他知道,150米方案是个骗人的方案。190米方案工程效益最差,比190米方案更低40米的150米方案如何能好呢?

七、篡改皇帝的圣旨目的何在?

邓小平说:“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正好说明了邓小平的上当受骗。为了掩盖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过程中上当受骗的事实,邓小平当年的圣旨被篡改了,成了“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我赞成低坝方案”这最重要的七个字没有了。

在三峡集团的网页上(http://www.ctgpc.com.cn/sxgc/ldgh1.php),同样是上面那张照片,邓小平讲的话少了“我赞成低坝方案”这七个字。

中国历史上,篡改皇帝圣旨的都是一些奸臣、逆臣,篡改皇帝圣旨是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篡改邓小平关于三峡工程讲话内容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掩盖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八、三峡工程论证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推翻邓小平赞成的150米方案

1984年4月,国务院原则批准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组织编制的三峡工程150米的低坝方案。这时出现了两组反对意见的人,一批人是反对三峡工程,特别反对邓小平、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三峡工程决策上没有走民主和科学决策的路,代表人物有李锐、周培源、孙越琦、陆钦侃等等,特别是167位政协委员或联名或单独提案,建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对三峡工程应该“慎重审议”,“不要匆忙上马”。另一批人是只是反对150米的低坝方案,出头的是重庆市委和市政府,以肖秧为代表,背后是李鹏、钱正英、李伯宁等等。他们的伎俩是先瞒天过海,骗得邓小平的同意,然后再争取提高水库的蓄水高度。正如钱正英后来所说,提出150米低坝方案,是“想回避掉一些问题,减少一些矛盾”(参见:嘹望新闻周刊:三峡论战风云录,2009年第49期,http://lw.xinhuanet.com/htm/content_5297.htm)。

1986年6月,中央和国务院发布文件决定补充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钱正英任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组长,陆佑楣任副组长,共412位专家参与这项工作。

反对三峡工程的人想利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这个平台使中国从此走上民主和科学决策的。反对低坝方案的人想利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提高蓄水位,推翻150米的方案,因为低坝方案确实是个骗人的方案。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一共有六个可选方案,150米方案,160米方案,170米方案,180米方案,一次建成方案和分次建成方案。无论哪个方案胜出,都是三峡工程上马。不同的只是正常蓄水位的不同。通过比较,150米方案最差。所以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目的和重点,就是推翻邓小平赞成的150米方案。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最后结果是175米方案,也称中坝方案,为全国人大批准建设。

现在比较一下邓小平听完汇报后的150米方案和175米方案在重大技术数据上异同,就可以证明邓小平上当受骗的事实。

邓小平听汇报得到的信息是,150米方案移民人数少,造价低,防洪效益好,年发电量1100亿度,所以邓小平说:我赞成低坝方案。

九、结束语

关于三峡工程邓小平的原话是:“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现在邓小平的话被篡改了,成了:“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在历史上篡改皇帝的圣旨是要掉脑袋的,也要被当作邪恶载入史书的。

喜好讲政治的邓小平上当受骗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依赖的是一批喜欢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曲意迎合帝王的骗子和小人。邓小平是喜欢新衣的皇帝,而魏廷铮和李鹏等人则是向皇帝推销新衣的骗子和小人。皇帝穿新衣,可能有政治问题;不穿,政治问题可能更大。于是就穿了新衣。

来源:民主中国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