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军华人大兵修炼法轮功的跌宕人生

来源:

0713

18年前,张海晏正在读三年级,信心满满地期待着进入某所理想的重点大学学习,再攻读,然后做学者、教授……谁知,一场突然变故让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几经辗转,他来到了美国,在美军严苛的训练和考试后,转身成为一名美国军人。18年来,他的人生经历了怎样的跌宕起伏呢?

1999年7月9日中午,18岁的张海晏走出河北省阜城中学的高考考场。

走到校门口,他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家长们在校门外紧张地向里观望着,满脸的焦虑和期待。他的父母不在守候的人群之中。家里是农村的,不过他一直让家里很省心,学习成绩稳居这所重点中学所在班级的第一名。

个头瘦小的他推著一辆旧自行车挤出了门口的人群。和一般同龄人不一样,走过高考这根独木桥,他的表情看起来显得轻松和平静。只是觉得就要离开这里了,而大学将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必然阶段。他已经和家里沟通过了,准备报考北京的大学,因为大哥就在北京工作。

那时候,河北省填报志愿是在高考分数出来之后。如果不出意外,张海晏就会如愿地去北京上大学了。

不仅仅是刻苦,潜意识里,张海晏一直觉得自己会是个有福之人。

小时候的神奇事

5、6岁时,他亲身经历了一件神奇事儿。

河北农村的房子,一般有前后院。张海晏家的门口有很多成排的大树。农闲时,家里马拉的大车不用,就把车轱辘卸掉,车身倾斜著倚靠在了树上。大车框架是铁结构的,至少有上百斤重。

一天中午,张海晏和几位小朋友在门口玩耍,有抱树的,有踩在车子上要往上爬的。忽然“通”的一声,车子翻了过来,砸在地上。别的孩子都跑开了,张海晏一个人被砸在了下面。

就在几个月前,邻村发生过一件类似的事情。一个小女孩,她的外婆和张海晏是同一个村的。那个小女孩也是被这种农用马车砸在下面,结果被砸死了。

人们都吓坏了。大人赶紧跑过来,把车掀起来,把人拉出来。小海晏马上就站了起来,检查身体,没有看到伤。车子和身体的主要着力点是右腿,也没看出什么伤。他还把腿抬起来,给大人看,说“没有事”。

谨慎起见,第二天去医院检查,拍X光,医生说什么事也没有,什么软组织损伤都没有。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人都这么说,张海晏也这么认为。

修炼法轮功

小时侯,小海晏多次看见眼前出现白白的、亮亮的、圆盘一样的东西。把头埋到被子里,看是不是还有呢?结果还有;他还经常看到有似龙似凤的东西在眼前飞来飞去,晶莹透明的,并不遮挡这个空间的物体;睁眼、闭眼都能看见。他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张海晏的父母少年时因为“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没有能够继续读书,只是小学文化,但他们喜欢读书和独立思考,也时常和家里三个孩子分享交流。

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气功热风行整个中国。史前文化、特异功能、飞碟探索、历史传奇故事,这些都让张海晏着迷不已,加上自己从小的种种体验,他好奇却又无解,在小学五六年级时曾多次尝试冥想,也一度想是否要去少林寺学功夫。

1996年新年,张海晏的二哥带着礼品去三姨家拜年。三姨夫说:“我炼法轮功了,不喝酒了,把酒拿回去吧。”以前他可是酒桌上的常客。三姨在一旁证实三姨夫真的戒酒了。她还说,“你们知道我以前面黄体瘦的,因为胃下垂,消化不良,现在我炼了法轮功,身体感觉好多了。”

父亲听了后很感兴趣,于是特意去借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回来看。

父亲十几岁的时候,赶上大跃进和成立公社,食物匮乏。没有细粮,粗粮也没的吃了。玉米和红薯吃不到,就吃红薯茎和玉米轴磨的粉。榆钱饭都成了奢侈品,甚至吃过柳树叶子和皮。最后人没饿死,活了下来。但是身体一直虚弱。特别是到了中年后,一堆毛病上身,用了很多中医、西医的方法去调治,没有根本好转。

普通温度的生水,父亲都喝不了,很多菜也吃不了。烙的大饼,也只能吃中间软的地方,边角硬的地方,都吃不了。这也让他的脾气变得暴躁,时常生气发火。

1996年春,张海晏的父亲开始炼法轮功。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生病卧床治疗过了;以前身体怕凉,后来冬天都敢喝凉果汁了。脾气也变好了。

好奇之下,张海晏也拿起《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看。

“这一看,哇,大开眼界,茅塞顿开。觉得这本书讲得太深了,能解开宇宙万物一切之谜。”原来小时候眼前能看到东西是因为天目的缘故;“三尺头上有神灵”,自己大难不死,很可能是因为有神灵护佑啊;原来人活着不是为了吃喝玩乐功名利禄,人应该有更高的品德上的追求,历史上的、古今中外的修道故事是真的啊……这真是太好了!

从法轮功的书中,张海晏明白了更多得与失的道理。他不再害怕别人超过自己,也不再为了成绩名次和其他同学较劲儿了。他开始毫无保留地和他们分享交流自己的学习经验。结果,他的学习成绩变得更好。

高中三年在学校住宿,每天的功课很紧张。利用有限的午休时间,他抓紧学、抄、背法轮功的《转法轮》一书。三年里,他的成绩总是班上第一名。

高考前一天

高考前一天,身兼班主任的英语老师召开全班会议,鼓励大家高考都能取得好成绩,并希望自己的得意门生──张海晏,也和同学们做最后分享。

张海晏顺手拿了平时上课用的一本英语辅导书,讲了其中的一篇阅读理解文章。内容是关于科学家用测谎仪测试植物的故事,测试发现植物是有感情的、有感官的。他说,“我们学习不应该只是做题和为了考试,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琢磨琢磨,为什么植物有这么多神奇的事情。我修炼法轮功,我对这件事情是明白、理解的。我知道为什么。”

班里有几位同学看过《转法轮》,大部分还没看过。他说,这是高中毕业前最后一次和大家分享,而大家马上面临走向社会──比校园更复杂的环境。他希望和这些朝夕相处的同学分享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包括面对困难压力时为何也一定要做一个好人、为何重德是生命美好的保证、“法轮功是更高的科学”等等。

但是,当听到“法轮功”的字眼时,班主任老师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1999年4月,因天津法轮功学员无辜被打、被抓、被关押,为争取合法权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和平上访,史称“四二五”事件。身在高中校园,张海晏事后才听说此事,他相信政府说的每个人有自己和信仰的自由。而班主任老师无疑有着更高的政治敏感度。

被老师叫下来后,张海晏当时就落泪了。他突然感到一种负面的不确定的因素,而这将影响到眼前的每一位同学、老师,以至社会上更多人的未来前途和命运。他在为他们感到担心和难过。

北京上访

在高考后的十天里,张海晏得以有更多的时间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和炼功,在辅导员的家里他还看到了李洪志师父在国外的近期讲法录像,他在憧憬著到大学后应该比在高中有更多的学法、炼功和洪法的机会……

7月20日,高考成绩还没有放榜。这一天,张海晏的父亲从辅导员那里得知,中共马上要在全国范围内取缔法轮功,各地很多法轮功辅导员都已经被抓捕了。

一家人商量过后,决定要去北京上访。遇到地方解决不了的冤屈而进京上访,这是中国百姓们几百上千年来的习惯思维和做法。

“觉得中共官方要取缔法轮功这个事情是不合法律不合情理的,所谓的理由是违背事实、颠倒黑白的,应该站出来去反映。作为亲身修炼法轮功的直接当事人,我们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应该去澄清事实。”

他还记得7月21日那天天还没亮,就和父亲,还有二哥,带上馒头、鸡蛋,一大早就上路了。

这是张海晏第一次去北京,可他连一点儿兴奋的心情都没有。“也不知道能否再回来。去了之后到底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只是希望能有向高层领导反映情况的机会。”

在大巴士上晃了4、5个小时后,中午到了北京赵公口汽车站。当时也不知道具体去哪里好,后来父子三人坐公交车到了天安门

他们看到天安门广场一侧的地下通道的地方有一些人,有人正拿着法轮功的书在读,看上去也像刚从外地赶过去的法轮功学员,便走过去和他们说话。这时,警察就过来了。

警察征用了一辆空的大巴士,用命令式的语气吆喝着法轮功学员:“ 走,上车!”

被拉到丰台体育场,张海晏看到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被关在那里。天气闷热得不得了。

当天晚上,张海晏和父亲连同很多学员又连夜被拉到了保定市的一个学校礼堂,而他二哥被另一辆车拉去了廊坊。

学校礼堂是空的,没有桌椅,被关在里面不让出去。带的干粮很快吃完了。有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分享随身带的食物。张海晏记得自己吃到了别人给的牛肉干。警察没有提供任何吃的。

22日下午,警察弄了一个大电视放到礼堂里,强行要大家观看,是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预先录制好的各种诬蔑法轮功的节目。

其中有这么一段。电视里放法轮功创始人讲到地球大爆炸是存在的,张海晏一看就知道这是造假。电视把“存在”两字前面的本来有的“不”字给剪掉了, “我一看,唉,太荒唐、太无耻了。”“跟他们讲,也讲不清。没有人身自由,怎么办?”

“后来我们都不看电视了,我们一起背《论语》(编注:法轮功书籍《转法轮》的开篇文章),几百上千的大法弟子一起背《论语》,一遍一遍地背,场面非常非常壮观。”

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这里。礼堂里装不下了,后来的就直接被拉到外面的操场上,也是直接坐在地上。

期间,有人站起来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如何受益、为何要到北京。礼堂的一些窗户是半开的,所以外面的发言在里面也可以听到。有两个人的交流让张海晏至今记忆犹新。

其中一位男士站起来说:“我们不恨这些警察。他们只是在执行公务而已。其实,我也是一名公安干警。”大家立即哗哗鼓掌。他又讲了自己的得法经历和为什么认为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减少了社会上的犯罪率,对(稳定)社会治安有非常积极的贡献。”

还有一位来自石家庄的女士站起来说,在短短几天内,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北京上访被抓了。她说:“(如果这件事情得不到解决)我还要来北京。佛道神是千真万确真实存在的,我亲眼目睹。如果我说假话,天打五雷轰。”

再有学员站出来交流,警察就开始殴打,把人拖走。现场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因为我们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嘛。 父亲隔着窗户跟被拖走的学员说:‘我们不恨他们。’被拉走的学员也回应说:是,是。”

第二天,张海晏和父亲也被带到操场上了。操场上有几千人,太阳很大,很热。

有多位法轮功学员主动把伞送给警察遮阳。

有法轮功学员说:“天上有大法轮。”现场很多人都说看到了。

再次落泪

三天之后,7月24日,张海晏被带回当地县公安局。

在公安局办公室里,警察一方面重复中央电视台的说词,对他们谩骂挖苦,另一方面把张海晏的老师和一些同学找来,让他们劝张海晏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这些老师、同学本来和张海晏关系非常密切,现在被动地听政府的命令,来给他做思想工作。法轮功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也不知道。

没想到之前的担心这么快变成现实。张海晏心里很难过,也觉得荒唐,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坚持信仰。

他同时感到自己的学业前途未卜,“他们离开,我留下;他们去继续按部就班地生活、上学、工作,而我在这里,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我出去。”

“做出人生这样的决定,当然是不容易的。” 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张海晏再一次落泪了。

就在张海晏被关押在县公安局的这段日子里,高考填报学校和录取已经开始了。他能获得自由,顺利开始人生的下一段旅程吗?

在被关县公安局期间,和张海晏同一年高中毕业的堂兄已经被某大学提前录取,并告诉他,大学招生人员在面试时特别问了考生对法轮功的态度。“个人信仰问题已迅速被严重政治化”,张海晏意识到未来的人生之路将因此面临挑战。

从县公安局出来,已经是7月底了,大学填报志愿已到最后一天。张海晏骑了家人的自行车直奔校园去找班主任。从去北京开始,他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多次,又干了多次 。

班主任见到张海晏后没有再讲有关法轮功的话题,只是说,“你的成绩高出河北省的重点大学招生分数线20多分,读一个重点本科应该没问题,你快填志愿吧。”

屋子里还有两三个同班同学,大学志愿已经填完了,目标是省内一般本科。他们正在闲聊著谈女朋友的话题。

刚刚从舍生取义的炼狱中出来,张海晏觉得,怎么这些同龄人的话题,自己听起来却感觉这么遥远呢。所以在填了几所北京的知名院校后,就匆匆告辞了。

几天后,录取通知书到了,打开一看,是河北经贸大学会计学系--一个自己没有填报的学校拿走了张海晏的档案并录取了他。

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传来,说是张海晏高考录取因为炼功上访而受了影响 。也有建议他再复读一年去上更好的重点大学的。

张海晏自己内心也有些失落,不过作为一位修炼的人,他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而且他预计第二年的高考必然会有有关法轮功的题目。先去读河北经贸大学,然后再考研究生,这是他的打算。

大学期间讲真相

他同时暗下决心,在大学学习期间,也要和有缘人多讲法轮功真相。喉舌媒体的造谣宣传,蒙骗了太多的人。

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在大学里,8个人一间宿舍,但张海晏没有被安排和同班同学住一间,而是和其它班级的同学住一起。这样,同宿舍的同学去上课时,他不一定有课,也就有了一些独处的时间。他不时利用这些时间来学习法轮功书籍。而成绩,他总是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每学期都拿奖学金。

这些奖学金多被他用来买空白软盘、刻录真相软盘了。那时候还没有个人电脑,最方便和省钱的办法就是去附近网吧里熬通宵。

深夜的石家庄,街道上静悄悄的,而网吧里灯火依旧,里面上网的大部分是学生,他们或看电影或在打游戏。张海晏坐在一台电脑前。每隔几分钟,他把软驱里刻制好的软盘拿出来,再塞入一个空的软盘。一边上网,一边刻录;谁也想不到一张张法轮功真相资料软盘在这里诞生了。

除了奖学金, 张海晏用自己节衣缩食省下的钱上百张上百张地买软盘 , 晚上到网吧通宵刻录。然后找时机去周围散发,包括大学老师和学校领导的办公室、大学寝室、河北省法院、检察院、宗教事务厅的办公大楼等地方。

那是2000年的初冬季节。张海晏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出了校园,车篓里是一个白色的长条纸盒,里面是他刻录好的软盘。进了省法院大院,他把自行车停在一个角落里,拿几十片软盘, 揣在条绒外套的大衣兜里,若无其事地上了楼。楼道两边都是房间,门开着,里面有人在电脑前办公。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就直接走过去, 放在门口里面的墙边或靠门的桌椅上”。

发完再下楼取, 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在那个冬季,这样的真相软盘他发了500张左右。

他还买了一些画画用的条幅,这种条幅上带有绳子,可以挂起来。他写上“法轮大法好”,挂在公园里的树上。

学校早就知道张海晏修炼法轮功了, 一开始是他准备在课堂上讲自己的修炼体会被同学报告给了老师,学校立即令其停课,多个领导找他一一谈话,包括曾经被打成过右派的院长。学校领导多是从所谓国家的政策和个人前途方面来劝说,张海晏觉得这不是基层领导所能解决的,所以就直接给朱镕基总理和河北省时任省委书记程维高写实名信,结果实名信被国务院办公厅打回河北省,并要求学校处理。

当地派出所将他关了一晚上,两名警察盘问他。学校老师把人要回来,又一番谈话洗脑,并打电话让父亲从老家赶到学校,说如果张海晏不放弃修炼就要把他开除等等。

2000年底寒假前,学校叮嘱张海晏不要去北京,但他心想:去北京,这是他的权利。

被劳教

2001年1月,学校放寒假。张海晏坐着火车去了北京大哥家。

北京很多街道两边挂满了诬蔑法轮功的条幅,张海晏和人讲这些标语是谎言,并要求弄掉这些条幅。不想,被街道居委会的人追打。那一次,他钻到人群里跑掉了。

过了几天,他沿街发放写有“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的传单,不巧走到一军事单位大门口,被一个站岗的士兵把他拉扯到岗楼里,并报告给派出所。

这一次,张海晏被绑架了。在派出所,他被五六个警察殴打,并被两个警察盘问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他被关到一个铁笼子里,下午转至丰台区看守所。

看守所的监室里只有一个大概4米长的床铺,有20多人挤在一起睡。“睡觉立板”,即睡觉时侧着身子人贴人,“白天坐板”白天要一动不动地坐在铺板上。房间靠门处有唯一的一个水龙头和茅坑,不让随意使用。在这里,排大便必须喊“蹲、擦、起”,即在喊完这三个字的几秒钟内要完成蹲下、排便和提裤子的动作。

在看守所关押了大概40天后,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他被劳教一年半,送到大兴区的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

一辆警车将他押到调遣处,警察冲着门口喊:“又送来一个法轮功,上午刚把他哥哥送来。”

劳教所黑黑的大门打开了。大概有20个警察站了两列,每人手里一根电棍。让他从队列中间走过去。有的拿电棍对着他身上乱戳,同时高声叫喊著调遣处的规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劳教人员,站立、行走不许抬头;必须低头看着脚尖;两手放于腹前;走路要直线;拐角必须90度等。

一个警察负责搜查张海晏所有的衣物,然后逼迫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他不写,就被反复不停地折腾。这些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电击、不让睡觉、长时间保持一个非正常姿势、谩骂恐吓等。

该队的警察头还会一边笑着和他说话,一边拿电棍电他,过后还会假装关心地问他疼不疼。他的右手手掌曾被电出一个同鸡蛋大小的泡,不能攥拳。他的两上臂、两条腿内侧被多次长时间电击,并留下明显伤疤。

一天,张海晏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感到实在忍无可忍,约好在吃晚饭前站出来喊“法轮大法好”。“我记得当时有四个学员站出来喊。整个调遣处顿时炸开了锅,十几个警察把我们摁倒在地,带上背铐,然后一个个拖到小屋里拚命殴打电击。”

张海晏是最后一个被拖进去的,也是电击时间最长和最严重的。

因为他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电他的脸、嘴和脖子。

张海晏眼前蓝白色的电弧光一片,“因为直接捶到嘴这电, 牙被电得咬到了一起,嘴张不开了,肌肉不听使唤了,耳朵边是滋滋的电弧声,后来好像没有了感觉和意识,我的大脑中只剩下一念:我还没有死,我还没有死??”他心想的是:我死也不会说大法不好。

第二天早晨,他才感觉到整个脸烫烫的,原来是起了满脸的泡。过了两天,泡结痂,但痂下有脓。当时的班长把筷子折断,把痂挑下来、把脓擦掉,露出鲜肉,过了十天左右竟然奇迹般好了,没有留下明显的伤疤。现在只有脖子背部有个疤痕,左脸被阳光晒久了会显出更深的黑色。

在这里,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安排了两个普犯做包夹,做什么事情都在身前身后夹着,不让和其他学员说话。吃饭是在外面地上排成队列蹲著吃,吃饭前还要喊“感谢队长”,不喊不给饭。进出门要扯著嗓子喊“报告,是”,声音不够大就不让进门。

平时法轮功学员被包夹看着长时间蹲著或者不停地做蹲起动作。当时那里劳教人员的一个劳动任务是包装堆积如山的一次性筷子,一天10几个小时。不干活时就练操踢正步和学唱歌颂劳教的歌,如果踢不好正步或唱歌学不会就会挨电击。

在张海晏被绑架后大约一个星期,他大哥只因为打听弟弟的下落而被绑架和抄家。后来也被送到丰台区看守所和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二人先后被送到团河劳教所三大队。

三大队当时有大约一百名法轮功学员,这样的大队有三个。团河劳教所表面上看上去很漂亮,鲜花、绿草、篮球场等等,但那只是哄骗国外媒体的。

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所经历的被迫害手段有:强制劳动、强制灌输歪曲诬蔑法轮功的资讯、单独拘禁、不让睡觉、电击、不让家属探望等,其中几乎不间断地每天从早到晚的洗脑、谈话是最主要的。在精神高压和身体折磨下,一些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出现了问题。例如来自北京通州的惠士福和来自丰台的武军当时变得傻乎乎,有时不认识人。

后来明慧网上被迫害案例中报导比较多的赵明、秦尉、徐化全等法轮功学员,当时都曾和他被关在一个大队。后面两人在离开劳教所后又再次被关押到监狱。

2002年1月,张海晏被河北经贸大学的领导从北京团河劳教所接回学校,说是让继续读书,实际有监控的成分,因为知道他父母也修炼法轮功,所以学校放假了也不许他回家;当地派出所让他每个月报到一次。

厦门大学研究生录取风波

返校后,他的大学成绩依然优秀,参加了全国研究生考试。

当时,中国开设会计系的大学中知名的,有上海财经、中国人大、中央财经、东北财经、厦门大学等。

在他眼中,这几所大学里,厦门大学是最开放、开明、 学术最活跃的学校, 厦大用的教材是非常西方化的会计学理论教育,于是他报考了厦大。

“我考的成绩还不错, 是我们学校唯一获得厦大会计学系面试复试资格的学生。”

2004年春,张海晏生平第一次坐了约40小时的火车,来到厦门大学参加研究生面试,并在厦大待了一个星期。

厦门大学位于闽南海滨,依山傍海,校园风景优美,绿树成荫。坐在厦大的芙蓉湖湖畔,张海晏耳畔响起南普陀寺悠扬的钟声。“这样的意境非常美好。”他向往著很快成为这里的一名学生,向人生的下一个高峰攀登。

在经过专业面试、英语面试和体检之后,研究生复试成绩一星期之内就在厦门大学校园张榜了。经历了复试,张海晏的成绩名次比之前更靠前,在拟录取名单上。

从厦门面试回来,张海晏的心情很轻松。他依旧每天去图书馆看书, 准备毕业的事情, 也跟师弟师妹分享考试的经验体会。

但是,河北经贸大学的研究生录取张榜名单里一直没有他的名字。

学校领导后来告诉他,每个考生都收到政审信,问题是该生和该生家人是否练习法轮功或曾经练习法轮功。“其他人的信都回答了没有,但你的这封信我们还在拖着,不好回答。”

张海晏听说所在学院的一个书记曾表示,“他愿以他个人的责任去担保我, 让我能够顺利地去读书。” 但是集体开会时,这个提法被否决了。政审信的回复最后是这么写的:该学生修炼法轮功, 但是该生如何如何优秀……

会计学院的院长和厦大校长朱崇实曾经是校友,他特意向朱打了电话,但是没有得到对方的肯定。

张海晏自己也写了一封信,用特快专递寄给朱崇实,表明 “你们不应该因为我的信仰而取消我的录取资格” 。信中的第一句话写道:“厦大临海, 亦应有海一般的胸怀。 ”

张海晏的这封信在厦大的领导中间传看。因为后来张海晏给厦大的很多人打电话交涉,证实了此事。

校长朱崇实的电话也打通了。打通后他一说名字和事情,朱崇实就把电话挂了。

张海晏最终没能如愿进入厦门大学读研究生,而是直接工作了。

在上海7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搬家10几次。街道居委会每隔一段时间上门登记,他担心因此而暴露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和遭迫害,于是不停地换住的地方。

雇主是一家美国公司,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在2011年公司帮他申请了美国商务签证,要他到美国参加短期业务培训。

2012年7月13日,他再次来美,并参加了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站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他感慨万千。

一方面,他想到在国内每天都处在随时可能会被迫害、被抓的担惊受怕之中;另一方面,站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能够自由公开地坚持自己的信仰、讲述法轮功真相,他感受到久违的身心自由。

7月底,他提出了难民庇护申请。虽然获取美国身份并不是他的初衷,但为了自由修炼法轮功,这也许是他能选择的最好办法。2014年初,张海晏获得庇护身份。

0719

图:张海晏参加7月4日美国独立日游行。

成为美国空军的一员

2016年下半年,他得知绿卡持有者在38岁以下可申请入伍成为美国军人,遂萌生了参军的想法,而在所有兵种中他又对空军心有独钟。

在和招兵军官面谈时,张海晏讲述了自己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并表示愿意为更多人争取信仰自由的权利。这位军官没有问其它问题就批准了他的申请。这个办公室每年只招聘几十个新兵。他说美国空军招人是百里挑一的。此话不假。应聘者要真正成为美国空军的一员,除考试和体检外,须通过至少两个月的封闭式基本军事训练,对体能、心理素质、知识水平、责任感、品德修养等各方面都有高标准的要求。

到了军营后,近千名新兵被召集一堂,大队总监和上校司令讲话。总监问大家为何加入空军。有回答希望将来有更好生活的,有回答为了上大学免学费的。张海晏站起来简述了自己在中国受迫害的经历,并表示自己加入空军就是为了回报社会,做自由与正义的卫护者(空军信条之一)。总监称赞嘉许。

“魔鬼式”的训练

张海晏表示,英文或美军中并没有“魔鬼式”训练这一说法,但训练确实充满挑战。训练场景和美军题材电影里的场景很相似。“教官会冲着士兵们吼,有时会吼得人不寒而栗,非常紧张。”张海晏刚去的时候,一位教官直接指着他鼻子喊:“ 你要记住,你的脑门上写着trainee(受训者)。”

每星期都有新兵入伍,在受训过程中不合格的就会被回炉重炼(延期训练)或退掉,这是新兵最大的心理压力。

入伍后第一次穿全套军装,在催促声中张海晏紧张穿戴,跑下了楼。下楼后,他一摸脑袋,糟糕,忘记戴军帽了。宿舍的门已经锁了,教官也下楼了。他只好硬著头皮上前报告。教官生气地说:“ A Smart Trainee!上去!” 张海晏赶紧跑上楼,站在宿舍的门口等。“教官也走上来, 还没到跟前就霹雳般一顿咆哮。”

空军基本训练营有三项基本体能训练:跑步、俯卧撑和仰卧起坐。训练前后还有一套热身和冷身运动,差不多各半个小时。

热身的目的是活动身上的每个地方,包括踢腿、 抬腿、 跳跃、 蹲、趴、躺等。有些动作是挑战人体的极限,在坚持不下去时,教官会大吼:“继续!”

跑步跑半个小时。前面几分钟快跑,接下来二十几分钟自由跑,有些人跑不动想停下来,教官就会训斥。

“虽然我跑得不是最快的,但是我始终坚持跑。在教官叫停之前,从来没有停下过。”

基本军事训练故意挑战人的极限。“在你感觉坚持不下去时,还让你坚持,但是有非常系统的热身运动,所以避免受训人突然进行大量的运动而受到伤害, 也有非常系统的冷身运动,因此一般人都能够坚持住。但是在Boot Camp培训期间也曾经发生过几次有战友突然在操场上昏倒了、站不住了。教官把急救车叫来。 ”

法轮功修炼让他渡过难关

张海晏算是高龄入伍,年龄是许多战友的两倍,之前他几乎从不做体育锻练,算是典型的文弱书生型。

在入伍的前几天,张海晏决心测试一下自己的跑步速度──试着快跑了约两英里,接连跑了三天,第四天右膝盖出现疼痛症状。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来到了美国空军训练营。

由于他的右腿在襁褓中时被炭火烧过,在五六岁时被马车砸过(平安无事),得法当年被狗咬过,现在膝盖又痛。但是他的意念很清晰,这都不能阻挡他。

在训练期间,“我经常是在走路或跑步时,伴随着两脚的起落,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与大法修炼相关的字句”。

神奇的是,后来在训练中,张海晏的膝盖不仅没有再痛,反而越跑越快,越跑越舒服。

“这绝对是法轮大法的力量展现,而并非训练内容不够挑战性,因为我同班战友中就有5位小伙子因腿脚伤痛而中止了训练,更多的战友因腿脚伤痛就医问药,而我始终没有用任何的医药,也从没有请假休息。”

在基本训练期间,受训者全天几乎没有任何的个人时间。但从第一天开始,张海晏都会在每晚熄灯后盘腿打坐。很快,整个寝室的50多名战友都知道了他打坐炼功,也有不少人向他了解更多有关法轮功的信息。

挑战极限无处不在

美国空军有三大核心价值观:一、诚信第一(Integrity first );二、先他后我(Service before self );三、 在各方面追求卓越(Excellence in all we do)。

在张海晏看来,这些价值理念正是“真、善、忍”原则的一种体现; 美国空军是“故意设计了这样一个全方位、充满压力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感到实实在在的压力、实实在在的挑战。你必须在各方面高标准要求自己,挑战自己的极限。你正面积极地应对,怀着宽容积极的心态,就可以走过去。”

基本军事训练包括生活内务上的训练,并将之作为非常重要的考核项目多次考核。

训练非常重视细节。“床铺要笔直,每天都要重新校正,用水平线拉直;鞋要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包括毛巾在床头的哪一面,怎么叠法;所有的衣服,包括T恤衫、裤子、袜子怎么叠,叠成什么形状的,怎么摆放;衣服上不可以有线头;事无钜细,都有要求,非常大的工作量。”

“拖地。 教官要求严格,他不让你停,你就一直拖下去。”

“这么大的寝室和洗手间,从屋顶到地面,到墙,到镜子、门、门把手、门后面、门上面合缝的地方,有一点点水的痕迹或尘垢都是不行的。 ”

“电影里的阿甘和战友布巴,他们在一起擦皮鞋,一起擦地,好像有擦不完的地一样。现实训练的场景很相似。”

严格的罗伯逊教官

负责张海晏所在班级的有一位女教官罗伯逊士官。她在整个中队是出了名的严厉,对工作一丝不苟。对她的严格要求,一些战士一度产生负面情绪。

有几次她对战友训话,说:“你不是当军人的料,就趁早回家,或者再犯一次错就回炉重炼。”对在美国长大、在学校听惯了鼓励和赞扬的年轻士兵们,军营的这种训练模式对他们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这时,张海晏往往会安慰和提醒他们:教官就是来挑战你的, 要正面积极地应对。

一位士兵跟张海晏讲:“我不喜欢罗伯逊教官,她好刻薄。”

他回答:“如果你不喜欢另外一个人,实际情况很可能是你不喜欢内心中的另一个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分。”

那位士兵想了想说:“有道理。”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多次。

在训练进入第四周的时候,一天,张海晏正在餐厅吃早饭。罗伯逊教官冲到他面前,大声喊到:“张,你为什么把水倒在鸡蛋上?”

张海晏一愣,赶紧解释说:“根据我的知识和经验,倒一些凉水到带壳的熟鸡蛋上,更容易剥壳。”

她虽然接受了他的解释,但不肯放过他:“你倒了一些水到鸡蛋上,意味着你将喝不足两杯的水。”(每餐必须喝两杯以上的水是这里的规矩)她命令他再去取一杯水喝,并记“小过”一次。

张海晏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两天后她把他叫到办公室,告诉他因为该事件,她将在当周的考核中给她一个“U”(不满意)处分,并责令他写一篇文章,题目是:如果我因为喝水太少而死亡,教官和司令如何向我父母交待。

其他战友听了后觉得这是小题大做,并为张海晏担心。因为虽然“回炉重炼”没有固定的章法可循,但如果有两次的U处分就很可能被“回炉重炼”。不过,他没有丝毫的担心和焦虑。一方面,他按法轮功所要求的向内找,努力找不足并改善提高;另一方面,他意识到讲真相的机会来了。

在给教官的文章中,张海晏感谢她帮他指正,分享了他与战友们的交流,表达了他对教官及整个基本军事训练项目的看法。

张海晏写道:在我看来,美国空军基本军事训练,特别是罗伯逊教官的风格,很像中国古代道家的授徒方式。他们爱护徒弟如同父母爱护自己的子女,但在修行方面要求极其严格,因为他们知道这关系到该法门文化的传承。在文末,他表示有附上另外一封关于个人背景的信。他同时在文中表示,有这些专业的教官严格的训练,自己非常有信心按时顺利毕业。

罗伯逊教官看了张海晏的文章和法轮功真相的信后,特别找到他,说:“看了你的经历,我非常震惊。而你对我们工作的肯定则让我自豪。你有很大的领导潜质,但我没有见过你在众人前大声讲话,你需要这方面的锻练,从今天开始,委任你做咱们班级的代理班长(Acting Dorm Chief)。”哦,这真是峰回路转。

见缝插针讲真相

军训期间,受训者不可以自由走动和说话,但是似乎一切都为张海晏做了细致巧妙的安排,让他可以见缝插针地讲述法轮功真相。

张海晏对面床铺的战友是一位来自拉斯维加斯热情开朗的小伙子。他说每次见到张都会有一种愉悦感。张在去军营前写了一封真相信,并打印了几份带在身上。但因为他性格内向,有时不知如何开口向人讲起。这位战友读了真相信后非常感动,他经常直接对其他战友讲:“过来,读张的信。”

又如,有一次全班人员需去诊所做例行检查,张海晏因为有其它约见所以第二天才去。他坐下不久,身边的一位非裔小伙子开始把双腿盘起来打坐。张立即向他介绍法轮大法,他非常感兴趣,留下联系方式索取资料。他隶属于另一个中队,也是错过了集体体检时间而特地赶过来的。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两人根本不可能相遇,更不可能说上话。

训练过程中,也有多个不同部门的例行会谈安排。每次每个战士和工作人员的交谈时间只有几分钟。每次在这几分钟里,张都和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往往都是手上处理着业务,一边听他讲或问他问题,很多人最后都说:“如果没有下一个军人在等著,我非常想就此话题跟你继续聊下去。”

在这次训练营结束前,张海晏把一本《转法轮》和《法轮功》捐给了营区图书馆。工作人员帮他把约20份的大法传单放在了入口展板的最显著位置。他相信更多的有缘人会因此得闻法轮大法。

最佳毕业生

0719

在基本军事训练毕业前的综合考核中,张海晏被评选为全班唯一的最佳毕业生(Warthog Warrior),中队司令和首席教官在给他的奖状上亲笔签名。罗伯逊教官在毕业成绩考核表上给予的评价是:张意志力坚定,勤奋自觉,表现远胜同侪。

基本军事训练毕业后的第二阶段技术训练中,张海晏则成为所在班级班长;毕业时所有课程平均96分,以第一名的成绩再次获得全班唯一最佳毕业生和军区司令亲笔签名的褒奖。

“我之所以能成为最佳毕业生,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因为碰到任何问题,都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替别人着想。是不是我修炼上不足,需要提高心性了?别人对我们的公平或不公平,我们都要正面地对待,已经形成了这种机制了。所以我会更容易地从训练中走过来。”

“修炼‘真、善、忍’”,以向内找自己不足的态度去为人处事和迎接挑战──这适合于每一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也适用于每一个行业和领域。”

“在任何的环境下,提高自己的素质和修养,这就是修炼。”他说。

(后记:张海晏堪称一位完美受访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他不时会提醒说:这个地方,还可以再补充一下。他告诉我,空军作战是团队合作。飞机在天上飞,有盲点。如果敌人在盲点的位置,就很危险。所以,每个战友帮助看着盲点和布阵。或许是他经过这样的军队训练,又或许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功的缘故,这次采访非常顺利。7月17日,他再度出发,继续下一次的空军项目训练。祝福他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