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谢阳律师

作者: 自由亚洲电台

是震惊海内外的中国“709案”涉案人士的代理。2016年,他本人也被以“煽颠”罪正式逮捕。今年年初传出他在狱中遭受的消息,而其后他上央视。今年5月8日,谢阳在庭审中当庭认罪并否认曾受酷刑,当日被取保释放。

自5月被取保后一直未有公开露面或与家人联络的律师谢阳,7月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自己的处境仍不完全自由,也不能出境与出逃美国的家人团聚。谢阳表示,他目前可以重新,将会以自己的方式声援709同道。对于其狱中受到酷刑一事,谢阳没有否认,并坦承自己“和当局有交易”,要对狱中发生的事保持沉默。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对谢阳律师的专访。

记者:“现在是自由的吗?”

谢阳:“在逐步地自由,可以执业了。”

记者:“重新执业有条件吗?”

谢阳:“执业的话在地域方面有一定的限制。作为国家机器,他有他自己的顾虑。作为一个公民而言,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框架里,让他们知道,也有助于他们尽快地让我恢复完整自由。”

记者:“现在逐步恢复自由在说话上有没有什么限制?”

谢阳:“是的,我这个案子是通过交易出来的,以前的东西我不愿意再重新谈起,我想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想未来。”

记者:“以后您还能接一些所谓的敏感案件吗?”

谢阳:“可以,我接案子他们不会干预,也不能干预。”

记者:“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

谢阳:“很好。”

记者:“之前遭受酷刑的那些伤都养好了吗?”

谢阳:“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这里面有个人的特殊性。”

记者:“是不是和当局有协议,狱中发生的事都不能说呢?”

谢阳:“这个案子我是通过交易出来的,你明白我意思吗?”

记者:“之前陈贵秋教授说,让你把她爸爸和妹妹的护照拿回来,你拿回来了吗?”

谢阳:“现在我和我老婆已经完全联系上了,所有的事情我都在处理。”

记者:“有没有遭遇到困难,在处理的时候?”

谢阳:“我在这边很被动,我只是把这个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处理。”

记者:“陈桂秋教授之前发了一个公开信,说她不回中国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谢阳:“我这边还是继续执业。”

记者:“孩子那你想她们在美国还是在中国?”

谢阳:“孩子我希望她们将来能够去中美都方便。”

记者:“现在您可以出境吗?有护照吗?”

谢阳:“肯定不行。”

记者:“之前很多人制作小视频、照片声援你,你知道这个事情吗?”

谢阳:“我对这些情况掌握的不是很多。”

记者:“很多709的律师曝光说在狱中被下药,你有没有被下药?”

谢阳:“没有。”

记者:“江天勇律师承认说编造你酷刑这个事情,你怎么看呢?”

谢阳:“我不能够确定这个是不是他自由意志的表达。”

记者:“你能为现在在狱中的709同道呼吁或者说几句话吗?”

谢阳:“过几天吧。”

记者:“您会像王宇一样以公开信的形式声援同道,是这样吗?”

谢阳:“用自己的方式。”

记者:“建刚律师因为您这个案子牺牲很多,您知道吗?”

谢阳:“我了解到一点点。做为案件的辩护人应该做好事情的准备。他内心不舒服的话,那我觉得只能通过时间来。”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