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歧山十九大的去留与习近平二十大的进退没有关联(高新)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多种选项》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回顾了一九八二年制订新宪法时,几项重要内容都是根据邓小平个人的权力需要决定出来的。现行宪法虽然规定了人大、国务院成员和国家主席及副主席的职务只能连任两届,但却没有规定军委主席只能连任两届。这当然是为当年的邓小平“留后路”。另外,因为邓小平当年还是政治局常委,所以当时的党章修改内容中规定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必须由政治局常委出任。但十三大修改党章时,因为邓小平不再进中央,只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中央军委主席,所以把中央军委主席必须由政治局常委出任一句删除了。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主持修改党章,也为自己日后出任第三届军委主席留了后路。如今看来,似乎也是为习近平的“第三个五年计划”预留了“法理”上的方便。

当年的江泽民决定把总书记一职移交胡锦涛,自己则要效法邓小平以“普通党员”身份留任中央军委主席时,已经是七十六岁高龄,而比江泽民年轻二十七岁的习近平任满两届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到中共二十大召开时,只有六十九岁,所以届时党内即使有暗中不满习近平留在台前开始他的“第三个五年计划”,也没有可能以“年事以高”为借口。一九八九年底交出军委主席职务时,已经八十五岁高龄,到一九九二年十四大闭幕时邓小平以接受最后一次朝拜宣布“不再”问政时,他已经是八十八岁高龄。所以无论与邓小平还是江泽民当年真正退位的年龄相比,中共二十大召开时六十九岁的习近平肯定还会被手底下的“轿夫”们吹捧为“年富力强”。

殊不知邓小平一九八一年从华国锋手中抢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时已经七十七岁,而习近平如果把他的“领袖”及“核心”位置一直坐到七十七岁时,就已经是三届半了。所以外界说习近平要连任四届虽然纯属臆测,但就凭他习近平比胡锦涛在位时身体情况要好许多这一点,到中共二十一大时仍不轻言退休还真是有可能。

如今外界在臆测王歧山十九大是退还是留时,最流行的说法是习近平让六十九岁的王歧山十九大上留任是为了给二十大时也是六十九岁留任“铺路搭桥”。比如网上一篇幅题目为《废除“七上八下”的好处》的文章中分析说:将“七上八下”改回70岁退休,除了可以解决王岐山留任与否外,还可以同时为两大问题扫除一些障碍。第一,习近平在二十大上未满70岁,理论上可以再任一届常委,如果有了王岐山的先例,习只是跟随,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指责。

但事实上无论王歧山十九大是否留任,习近平本人都不会把自己二十大上的去留和如今的王歧山联系起来。当年的“七上八下”也好,“七十岁封顶”也好,都是江泽民在台上时的“游戏规则”。但总书记本人是不受这一规则限制的。

笔者二十年前在中共十五大闭幕的次日即发表了署名文章《十五大权争严格按游戏规则办事 年龄“一刀切”挤走政敌也留下隐患》。文中介绍说:只要仔细对照一下十五大上所有出局者与所有留任者的个人简历就不难发现,这次人事换届的全部“内幕”两句话即可概括:领导核心跨世纪不受年龄限制,其余留任者皆以七十岁为年龄上限。十五大之前的副国级以上职务的所有出局者中最年轻的是国务院国务委员陈俊生,生於一九二七年六月—-刚满七十岁;留任者中除江核心而外,最年长者为一九二八年十月出身的和朱容基—-开完十五大後才过六十九岁生日。

当时,因为刘华清和张震两位“老红军”不再继续留任军委副主席,所以十五大后留在台面上的所有军委领导成员,至少从“参加革命”时间的角度已经无法在他江泽民面前摆老资格,终於令江泽民这位自谦“没有军事工作经验”的军委主席在强调“党指挥枪”时底气充足了许多;同时又因为除刘华清之外的十四届中常委中另一位老资格乔石的彻底出局,似为江泽民除了另一心头之患。但据此把江泽民说成是这场权力斗争中的大赢家,恐怕江泽民本人也不十分赞同。共产党内在人事安排上可以由一位红朝帝王一手遮天,或者听凭一位太上皇一锤定音的年代毕竟已是时不再现,所以他江泽民在这场权力斗争中虽然在表面上占了上风,但至少有如下三点外界很少有人注意到:其一是江泽民逼迫乔石和刘华清出局只是采取定死一条游戏规则的方式,而不能象邓小平决定十四大人事安排一样,让谁下可以借口“年事已高”,让谁上则可借口“工作需要”。

其二,因为是次权力斗争的游戏规则是以七十岁封顶的“一刀切”方式,所以江泽民在成功逼退乔石、刘华清的同时,亦必须搭进他和李鹏的政治朋党邹家华。与此同时,当时未满七十岁的李瑞环和田纪云,虽然也是公认的江泽民政治对立面,也只能听凭他们留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内,继续让江、李见面就心烦却又无可奈何。

当年十五大召开前有传闻说党内高层传达过一份文件,大意是 一,江泽民同志是小平等老同志亲自安排,并在八年多的领导实践中得到全党和人民充分信任的第三代领导核心,由他带领全党和全国人民顺利跨过二十一世纪,并在此过程中完成对第四代领导集体的培养,是党的事业的需要,也是小平、陈云等第二代领导集体成员的期望和临终嘱托。

二,基於废除党的领导干部终身制和干部年轻化的原则,同时也是选拔和培养第四代接班人选,保证党的事业後继有人的需要,除党的总书记江泽民同志以外,所有目前在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包括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以及是十四大中央委员的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国务院副职领导人,凡在召开十五大党代会之日年满七十岁者(一九二七年九月之前出生者),一律在十五大上退出党的中央委员会。

当年江泽民接替赵紫阳总书记职务之后,与乔石相比,田纪云因为仅仅是政治局委员,所以无法在政治局常委会上与江泽民和李鹏二人唱对台戏。但田纪云在政治局会议上与江、李之间争执起来,常常会表现出来“我就是赵紫阳的狗腿子,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的劲头。从这个角度讲,田纪云往往表现得比乔石更令江、李二人头痛。

关于田纪云如何令江泽民、李鹏难堪的报道文章,过去已经有过很多,这里不再多引。仅一九九二年田纪云在中央党校讲话中直指江泽民是“风派”的那份讲话,就足以证明他与江泽民之间的积怨已有多深。但是,除非他江泽民把前面所说的七十岁封顶的游戏规定改为六十八岁(田纪云出生於一九二九年),否则只能听任田纪云留任政治局委员。

回想一九九二年十四大人事安排的过程,因为大家长邓小平一锤定音,胡锦涛即以普通中央委员的身份一跃进入政治局常委,等於是在隔代指定接班人。与此同时,当的政治局常委姚依林、宋平均因为“年事已高”的理由被邓小平下令出局,但比姚、宋二人还年长一岁的刘华清却能够以“工作需要”的原则被邓小平下令从中顾委委员位置上返回一线,充任政治局常委。

当时对政治局和书记处的成员安排也是这样,时任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年仅六十六岁,就因为被邓小平视为虽然政治立场坚定(指“六四”事件而言)但却思想保守,亦因“年事已高”的理由“退居二线”;与李锡铭同岁的时任政治局委员、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则是因为没有把小平同志家乡的搞上去而被迫出局。与此同时,比李锡铭和杨汝岱还大一岁,邓小平的牌友之一 王汉斌却成了政治局里的新面孔。
相比于当年的江泽民和邓小平,如今的习近平从独断专权的角度已经胜过邓小平,所以他似无必要效法江泽民用“年龄一刀切”的游戏规则解决王歧山的去留问题。更不需要用王歧山的十九大留任为自己二十大的愿景作什么“铺垫”。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