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王反腐 “亦官亦商”贪官频落马 逼近典型江绵恒

近期亦官亦商的落马官员不断,包括司法部原政治部卢恩光,省原周春雨,安徽省原常务副省长陈树隆,以及2105年落马江泽民外甥倪发科,不过真正”亦官亦商“的大哥大还要数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习近平曾告诫这些官员年,“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有分析认为,亦官亦商的人将成习王打虎重点对象。

2015年1月12日,习近平在县委研习班座谈会上,曾这样告诫中共官员,“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今年5月8日,中纪委网站“学思践悟”专栏在当天刊文中就重点提及“领导干部就‘亦官亦商’、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或许未来一段时间,亦官亦商的人将成打虎重点对象。

法广文章称,卢恩光曾经从事媒体、营商和从政等多面身分及博士学历,被中纪委公报指,卢恩光在年龄、入党材料、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全面造假,长期欺瞒组织。

金钱开道,一路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亦官亦商,控制经营多家企业,通过不正当手段为企业谋取利益;对抗组织审查。为在职务提拔、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以巨额贿赂国家工作人员,涉嫌行贿犯罪。

安徽重灾区,多名亦官亦商贪官落马

安徽被指是江派的利益地盘,也是腐败重灾区。中共十八大后,除周春雨外,安徽已有陈树隆、倪发科、杨振超等三名副省长,政协副主席韩先聪,合肥市长张庆军等重量级“老虎”落马。

安徽副省长周春雨被指毫无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识,长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周春雨从2010年11月起,曾任蚌埠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职。

大陆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4月29日发文表示,周春雨主政蚌埠期间,为了所谓的“政绩”,还做了一件引起民愤的事情。周强力推动蚌埠“大建设”和棚户区改造,很多人的房子被拆了,回迁却遥遥无期,居无定所。

文章还表示,这期间,周春雨还与蚌埠女商人朱晓玲关系不一般。朱晓玲想要土地,马上就获得了政府支持,她的公司举办投产庆典,时任市长周春雨还亲临剪彩。

安徽副省长陈树隆

中共中纪委对陈树隆的描述是: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进行经商营利活动,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中共党内政治生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

江泽民外甥倪发科

2015年2月28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倪发科被判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人民币。BBC中文网称,倪发科妻子姓彭,是江泽民妹妹江泽慧和彭振华的女儿。

作者署名”花玉喜“的文章披露,倪发科在安徽大昌矿业〝以暗股形式持有一定比例股份,而且是大股东〞。2009年7月,霍邱县人大全票通过奖励大昌矿业6亿元决议,当年霍邱年财政收入只7亿,一个县级政府拿出年财政85%资金奖励民营企业,这真是闻所未闻。

文章指出,倪发科绝不会也不可能有多少亿资金入股,倪这一大股东股份自然是吉立昌拱手相送。大昌矿业下辖八子公司,年收入30多亿元。

文章称,倪发科在接受吉立昌、黄某某等大量好处后,放下副省长〝架子〞亲自为吉立昌公司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挪用国家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其低价购买探矿权。倪发科屡次违规为黄某某四处打招呼,帮助其更改项目规划、调整容积率、逃避处罚等。

“亦官亦商”江绵恒是典型

政知局2015年发表的《江绵恒的人生角色》一文,以官方媒体验证了诸多江绵恒亦官亦商的说法。

文章称,1994年9月,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创办,海归工科博士江绵恒以此为舞台,在中国正式踏入商海。江绵恒1993年1月回国,正是江泽民已于1992年党政军大权在握,江绵恒回国后任职于中科院上海冶金所,隔年却转身搞起股权投资。

1999年12月2日,国务院宣布的任免名单中,令人跌破眼镜的出现了江绵恒的名字,他被江泽民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坐着火箭挤进来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任职18年之久。

1997年7月至2002年,江绵恒任上海冶金所所长,同时联手王永庆长子王文洋创办宏力半导体,并以上海联和投资控股了上海航空、上海机场、上海汽车等十数家上市公司。

现任所长王曦院士就是当年江绵恒从德国挖回来的。这样的描述令人感想,江绵恒当时就看到了信息产业的造金吸金能力,而且从那个时候就知道在重要位置安插自己的人。

在江绵恒之前,还未有以中科院副院长之职兼任上海分院院长的先例。这一兼就是6年(至2015年1月6日)。在中科院11个分院中,上海分院体量较大,地位特殊,其时拥有7000人之众的上海分院,是中科院科研和高技术创新的重要基地。

2003年9月,他实际领导组建的中国网通以2亿元投资了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的“九州在线(后改名为“天天在线”)。紧接2004年,再透过上汽出面发起成立“安邦财险”(安邦保险的前身),等等。

江泽民其人》一书指,没有“中国网通”之前,江绵恒是“网通”老板,他扬言说要吞并“北方电信”,其实“网通”早已经让江绵恒给折腾空了,他根本没有能力收购“北方电信”。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江绵恒把网通三次整合后又统统撤销,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整合、撤销把戏中他把国家电信资产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

《江绵恒的人生角色》2015年1月19日首发的时间密码,2015年1月12日至14日历时三天的中纪委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直接点名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案,但表示“还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长久以来,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在坊间素有“天下第一贪”、“中国第一贪”、“上海滩的大哥大”称号,至今都是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