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 再多的心灵鸡汤也无法让你成为内心强大的教师,但这本书可以! |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身为教师,您目前被困在哪个阶段?

身为教师,您目前被困在哪个阶段?

——如何得到领导、学生和家长的认可?

同事——为何相逢容易相处难?

结婚——谁才是适合自己的人?

孩子——要不要生二孩,孩子该如何管教?

自我——怎样直面真实的自己?

未来——是继续做教师还是该转行?

本期好书推荐,中教君把一本戳中教师痛点的心灵开悟书送到您面前。希望她能够帮助身为教师的您从心理学角度了解自身的困惑,引领您疗愈内心的伤痛。

48个典型案例能让你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实现一次心智成熟的旅程和真正的心灵洗礼,更好地接纳自己。

别让别人的评价左右自己

摘自杨敏毅 王震《做内心强大的教师》书摘

梅欣老师的求助

“压力真的好大好大”

一天中午吃饭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带着哭腔的声音:“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上公开课了。我的压力真的好大好大……”这是一位名叫梅欣(化名。本书涉及的人物姓名均为化名)的教师打来的求助电话。

从她轻轻的、怯怯的声音中,我初步判断这是一位教龄不长的年轻老师,简单安慰她后,和她预约了周末下午做心理咨询。

周末下午,梅欣如约而至,梳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上身穿休闲T恤,下身穿牛仔裤,脚穿运动鞋,乍一看和刚毕业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但从相貌上看,她应该年纪不小了,神情有点疲惫,看起来有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她有些拘谨地在我面前坐下了。

独自生长的老教师

“你工作几年了?”我问。

“今年是第十年了。”她想了一想说。

“那应该算是一位老教师了。”但我从她的举手投足中确实看不出她已经有十年教龄了。

“就是因为这个我感觉压力好大啊!”

“什么时候要上公开课啊?”我问。

“就是下周三。”她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声音也有些颤抖。

“这是一堂什么性质的公开课,会让你如此焦虑?”

“是教学。这次我们初赛有两位老师出线,我是其中一位。”她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还是先说说我的经历吧,若不把前因后果说清楚,您可能很难理解我的压力。”

我微笑地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我是学生物的,大学毕业以后,在一所完全中学当初中的科学老师。校长经常去听其他学科新教师的随堂课,但我的课他只听过一次,他的意思是他充分相信我的能力。”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我的一直没有受到过很正规的指导,都是靠我自己细细琢磨,慢慢积累出来的。”

“那么,你对自己的课堂表现有没有信心呢?”

“刚开始,我对自己很没信心,因为我讲课声音比较轻,对学生的态度也不凶。学生觉得我比较好欺负,在课堂上常常不守纪律,我的嗓子也常因疲劳而沙哑。慢慢地,我有了经验,知道学生喜欢什么、他们的问题在哪里,于是我备课的内容会根据学生的需要而定。

因为我设计的问题和讲课的话题是学生感兴趣的,所以,学生总算是被我吸引过来了。随着教龄的增长,我对课堂的把控能力越来越强,对自己也越来越有信心。学校举行校级青年教师大奖赛,大家评价我的教学风格为‘学院派’。”

“看来,你是一位研究型的教师,那你接受大家对你的评价吗?”

“我觉得这是对我比较高的评价了。在区里组织的教学方案大奖赛、小论文评比等活动中,我都获得了比较好的成绩,这就更确定了我‘学院派’的教学风格了。”她笑着说。

迷失在一堂公开课

“那现在你的教学风格受到挑战了?”我问。

“是的。去年我离开了工作九年的学校,到一所九年一贯制的新学校当老师。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但渐渐地,我觉得小学老师那种能唱会跳的活泼风格很吸引孩子,值得我学习。”

“那么,换学校对你这次要上的公开课有什么影响呢?”

“学校领导非常重视这次的公开课,他们前前后后给我磨了四次课。每一次磨课后,领导都提出了很多修改建议,结果是我找不到自己的设计思路了。”

“他们给了你哪些建议呢?”

“他们觉得我的课堂气氛不够活泼,因此,校长建议在导入环节增加唱歌和跳舞的内容。”

“那你试讲下来感觉效果如何呢?”

“第一次试讲下来的效果很不好,我在唱歌的时候,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都是僵硬的。接着,其他领导又提出了新方案,既有形式上的改变,又有内容上的增删。因为科学这门课学校没有成立独立的教研组,所以,提建议的都是其他学科的领导。”

“我明白了,你觉得他们提的很多建议与本学科的相关性不强,对吗?”

“是的。有很多条建议是互相矛盾的。如果我接受这条,不采纳那条,好像很对不起帮我磨课的领导们,所以内心既纠结又痛苦。”

“我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是否准确,你觉得这次公开课好像不是你上课了,在你的身体里住着很多人,他们有不同的风格,也有不同的想法,且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他们都想借助你的身体表达出来。”

“被您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梅欣似乎明白了一点。

“你以前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吗?”我问。

“没有。”她很地说,“这是我入职以来最受关注的一次公开课。以前在老学校时,最多就是教研组长来听听罢了。但是,这次有那么多的领导来听我的试讲课,那么重视我,我觉得这次出去,代表的就不是我自己了。如果我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参加比赛,假如成绩不好,就无法向领导们交代了。”

你还是你啊

“梅欣,撇开这次公开课,你是怎么评价自己这十年来形成的教学风格的呢?”

“如果不是公开课,我对自己的教学和管理还是很有信心的。我的课堂气氛虽然不是很活跃,但是孩子们很专心。平时在课外,孩子们也很愿意与我交流。不论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都愿意到办公室与我说话。有时,他们并没有学科上的疑问要问,只是想找我聊聊流行音乐、喜欢的明星,等等。”

“看得出来,你本来就有很多让学生喜欢的特点,那么,在你眼里,好的公开课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把话题转回到公开课上。

她想了一想,说:“我喜欢别人来听我的随堂课,这种课堂很真实,也没有很多压力。来到新学校以后,我的随堂课我们校长听过很多次,她很肯定我的教学风格,这次就是她力荐我参加教学比赛的。但我没有想到压力会这么大,我最担心到时候突然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认为好的公开课就应该是真实的,而不是表演性质的,对吗?”

“对!”梅欣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你入选比赛的教学方案的设计风格是怎样的呢?”

“您是说初赛的方案吗?那是我一贯的风格,比较理性的那种。”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在决赛的时候坚持你自己的风格呢?”

“您是说,我不用听领导的建议吗?”

“当然不是。十年的教学经历让你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教学风格,对于他人的建议,仅仅用拿来主义,必然会和自己的风格形成很大的冲突,所以会让你感觉到上课像表演一样。”我看见她在点头。

“我明白了,您是要我重新梳理一下他们给我的建议,然后以我自己的教学设计和风格为主体,用他们的建议来改进我的设计,而不是替代我的设计,对吗?”

“梅欣,你不愧是一位有十年教龄的老教师了,这次大奖赛其实是你的一次自我突破,祝你能获得好成绩!”

让教育带着温度落地,只为做一个良师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