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 “他还活着”:医生解释在中国摘取器官的现实

作者:赵亮编译

维族Enver Tohti(左)和Ethan Gutmann(右)2017年7月6日在爱尔兰的一个联合委员会上作证。

本文译自爱尔兰thejournal.ie网站7月6日的报道。7月6日,一名曾在一九九零年代执行过手术的中国医生与一专家小组在爱尔兰议会的一个委员会上作证。

爱尔兰议会一个、贸易、国防联合委员会听取了David Matas和Ethan Gutmann等专家的证据。David Matas和Ethan Gutmann因他们调查在中国摘取器官的工作而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他们向委员会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包括敦促爱尔兰政府禁止“器官旅游”——指公民前往国外接受器官移植。

以色列、台湾、意大利和西班牙已有这样的禁令。Gutmann说这些国家这样做是出于“正直、高度发达的悲剧灵敏度,以及历史的智慧,知道美英这些大国可能不会介入一个世界悲剧。”

Gutmann告诉委员会,“如果要采取行动,这是关键时刻,这是关键时刻。”

委员会还听取了(维族医生)Enver Tohti医生强有力的证据,他介绍了他在中国如何被带去在一个平民身上摘取器官。

“每一次我给出这个陈述都象是一次认罪”,他在开始讲述前说。

“在社会上最受尊敬的人(医生)怎么会变成了杀人者?这是问我最多的问题。”

他告诉委员会委员们,要了解这个,你就必须了解中国社会,在那里,你成为了一个“完全程序化的社会成员,准备好了不发问的情况下去完成前面的任务。”

他把它比作英国作家George Orwell的反乌托邦小说《一九八四》……“但这是在现实世界中”。

Tohti在一家当医生开始的职业生涯。1995年,他说两名主管外科医生告诉他第二天早上组织一个“尽可能大的手术组”。

他们被送到医院之外的一个地方,并被告知等候枪声,他告诉委员会。

“听到枪声后,我们冲进去。一名武装人员指示我们到最右边的角落,在那里我可以见到一个穿着平民服装的男子躺在地上,右胸有一个弹伤。

”我的主管外科医生下令并指导我取走了肝脏和两个肾脏。那人当时还活着。我的手术刀割下去时他试图反抗,但他太弱了,避不开我的行动。

“血在流。他还活着。”

Tohti医生说,当时他认为他正在履行“消灭国家敌人”的责任。

在中国,由于许多人相信死后会转世,因此他们感到需要保留全尸,器官捐献非常有限。

(对器官的)一贯高需求制造出了强制捐赠和非法销售,人权团体长期以来谴责从被处决犯人身上摘取器官。

Gutmann7月6日在委员会上估计该产业值80亿到90亿美元,(在中国)“每年有6万到10万起器官移植。”

中国说从今年初就禁止了这种做法。

原文'He was still alive':Doctor explains the reality of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来源:博谈网


本文标签:,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