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反抗红卫兵入室抢劫被判死刑的人(图)

初期的掀起的红八月,无端抄家、打人、批斗。(网络图片

文革初期的红卫兵掀起的红八月,把打砸抢推向全社会,并无端抄家、打人、批斗。红卫兵先在北京市串连,把他们打砸抢的经验迅速向社会,向成年人推广。

地质学院附中红卫兵卢某人常到各大院校取经,恰好他家离大学也近。凡各大学有什么新花样儿,他不隔夜地在中学里推广,他在中学里总比别人快半拍。在接见红卫兵几天后,红卫兵更加有恃无恐地冲进所谓地富反坏右资的家里打砸抢,他们拿着皮鞭见到所谓的“阶级敌人”就一顿暴打。卢某人听说崇文区榄杆市发生了震惊全国的“李文波事件”,于是急匆匆赶到那里。

这个李文波是住在崇文区榄杆市街的小业主,家里最多有个一、二千元资产。一群红卫兵知道他家成分是资本家,便冲进去抄家,见东西就砸,就毁,就要拉走,李文波大概是北京市数万户被抄家的唯一一个敢于反抗的户主,他与红卫兵搏斗起来。年近五十的李文波还有点困兽犹斗的劲,与红卫兵打得难解难分。如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判断,李文波并没有错,面对侵犯、毁坏自己财产并危及生命的行为,李文波完全可以进行自卫。但1966年是什么年代?那年代红卫兵是真理的化身、的体现、时代的宠儿、社会的骄子,李文波当即成了“反革命杀人犯”(其实几十个红卫兵打他,他最多也就自卫一下,红卫兵最多有点皮肉小伤),他不仅被几百名红卫兵打得奄奄一息,还被卫戍区的战士用枪押上了囚车,不久,李文波连同他的妻子被送到刑场执行了枪决。

李文波不是老革命,如果是,早就开追悼会平反昭雪了。他是普通人,而且是雇佣过工人的资本家,他的死至今也没有一个说法。很多文革普通遇难者就这样含冤走向天国。

就在出事那天,数千名红卫兵把这条小街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要声援最早进李文波家的那几个红卫兵。几千人面对两个人,在红卫兵眼里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一次伟大壮举。然而,没有亲自动上手打李文波的红卫兵仍不甘心,他们分头向附近的“黑七类”发动抄家与殴打的“红色”行动。那天仅崇文区就打死了几十个人,那里的一家色织厂还发生了红卫兵让一群资本家一人吃一口屎的举动。地质学院附中的卢某人也带着十几个红卫兵杀向社会。刚走两站地,他们发现眼前有北京水暖一厂,他们骑车冲进去,把黑七类分子全部集中在篮球场,他们用皮鞭及弹簧锁把多达近百名的黑七类打得哭天喊地。卢某人感到特别过瘾的是,黑七类跪在地上发抖,他用弹簧锁抽打一下,黄色的脊背上当即就出现一个大血点,抽上十多下,背上犹如一幅红黄相间的图画,这画是用革命的手创作的,心里能不满足吗?卢某人率领红卫兵打得球场血色斑斑之后;又勒令黑七类们在地上爬行,必须用膝盖爬,爬得他们膝盖上都露出了鲜红的肉。卢某人完成这一壮举。对其他红卫兵说:“革命先辈在战场上消灭阶级敌人,我们没有赶上,今天,我们补上了这革命的一课。”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2/16/813265.html


本文标签:, , , , ,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禁网新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