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学生的跌宕人生(1)

「我开始为自己以前给家人带来的伤害深感愧疚与痛悔,真诚地向哥哥道歉,他也很受感动。我很惊奇自己在很短时间内就放下了对父母对家庭多年的怨恨,忘记了成长中别人对我的伤害。」

这是甘肃省兰州市女孩赵丽20年前的内心真实写照。明慧网报导,那时候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1998年,她考上,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的人生发生陡转。

遭11年枉狱之灾的父亲放弃了报复

我自幼出身贫寒,父亲在我一岁时因替别人顶罪入狱11年。我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原先在西固玻璃工艺品厂上班(私人小企业、已倒闭近20年),靠微薄的收入养家餬口。父亲的牢狱之灾使得我们家失去了顶梁柱,经济陷入崩溃边缘,母亲也遭受沉重的精神打击。

12岁那年,父亲回来了,苍老许多,用他的话说是「五脏六腑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为了养家餬口也为了我的学费,父亲干了社会最底层的工作——蹬三轮车拉货为生,高强度的体力付出、老板的苛刻、客户的白眼加上家中解不开的矛盾使他身心憔悴。当时大陆掀起了气功热,父亲为祛病健身到处拜师学练气功,可惜练的都是假气功,还用气功给别人治病,父亲的身体没有好转反而更糟,花了不少钱。

父亲回来后,同胞胎的哥哥也和我们住在一起。人与人之间的代沟、以前生活环境的差异以及生活习惯的不同,致使家庭矛盾不断。天天小吵,三五天一大吵,甚至为一点点小事就大打出手,谁也不让谁,之后谁也不理谁。

我曾想通过努力学习来改变不幸的人生,刻苦勤奋的学习换来了优异的成绩,我被老师列为学习榜样。虽然在外人眼里我很坚强,但是我内心一直很痛苦。家境的贫寒、生活的拮据、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我常常想我为什么要来到世间?人为什么这么痛苦?我看过佛教的相关书籍,我相信人有生死轮回、善恶有报,但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解脱,我很想出家修行,却不知该去哪里。

正当家庭走入绝望之际,1997年父亲在偶然的机遇得到了《转法轮》及《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两本书及一套炼功录音带。父亲看后说,《》这本书很正,义务教功不收钱财,不像以前学的那个假气功分好多级,每级都得拜师,学费是一级比一级贵,交都交不起;而且书中连屋里有了苍蝇、蚊子这样生活中的小事都提到了,也解决了他多年的人生困惑。

2009年11月21日,来自亚太国家部份法轮功学员6000多人在台湾排出指导修炼的法轮功主要书籍《转法轮》一书。(明慧网)

父亲按照《大圆满法》书中的图片学炼动作,之后他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脸色由原来的发黄变为白里透红,而且再也不用为有病要花医药费而发愁了。父亲通过学炼大法身体恢复得很快,他蹬三轮车到60多岁才停止,对于这个重体力劳动的行业,没有几个人能够干到这个岁数,这也体现了大法的超常与威力。

遭11年牢狱之灾的父亲曾觉得他的一切都被毁了,对曾经陷害他的人一直心怀深深的仇恨,几度想寻机报复。这件事压在父亲心头多年,从未提及。

然而有一天,父亲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如果不是得了大法,我一定会找机会报仇,但是我现在修大法了,不会那么做了。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

父亲还说:「我在里待了11年,有很多重罪犯虽然被减刑出狱,但是强制性的『劳动改造』并不能使他们真正变好。有的罪犯最多有过五进宫。很遗憾,如果我能早些年得法,就不会那么年轻气盛,也绝对不会去坐牢的。」

身心触动 走上法轮功之路

我听后很震惊,如果父亲真去报仇,还不知会闯出甚么祸呢,同时又感叹这样大的冤屈与仇恨在法轮大法的感召下都能被一一释怀、化解。心中暗自庆幸:大法不但挽救了父亲本人,同时也挽救了我们的家庭!

父亲突如其来的身心巨变触动了我。我想探个究竟:到底是甚么原因使父亲有如此大的变化?于是我也有了想看《转法轮》的愿望。

拜读后,我终于明白原来法轮功并不是一般普通的气功,法轮功也叫作法轮大法,是一种佛家上乘高德修炼大法,辅以五套简单、优美的炼功动作;要求修炼者不仅是炼动作,更重要的是要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提升自己的道德标准,从做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最后超越于常人,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的境界。

我不仅明白了人的生老病死及一切痛苦都来源于自己的业力,人可以通过修炼偿还业债从而达到祛病健身,还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的与意义,更令人惊叹的是《转法轮》把几千年来人们如何修炼──这个历来被认为深奥莫测的玄机,用最浅白的现代语言并结合科学与人体科学阐述的如此明白,最适合有工作、家庭、生活在当下快节奏的社会中的人,可以一边照顾自己的事业、家庭、正常生活,一边修炼、不用出家。

放下了怨恨 忘记了别人对我的伤害

我的心从此变得敞亮起来。在按照大法要求去做的过程中,我慢慢改掉了自私、任性、争强好胜、妒嫉等一直以来无法改掉、令我痛苦烦恼的人性缺点、劣性。我开始为自己以前给家人带来的伤害深感愧疚与痛悔,我真诚地向哥哥道歉,他也很受感动。我很惊奇自己在很短时间内就放下了对父母对家庭多年的怨恨,忘记了成长中别人对我的伤害,变得愿意关心、同情、宽容别人。

我曾常年遭受胃疼与严重痛经的困扰。只要吃了凉的东西就会加剧胃痛。喝一口凉水就得腹泻好几天,脸色发黄、四肢发冷。如果再遇到经期就更痛苦了,腰及小腹就像坐在冰块里一样,小腹疼痛难忍。痛的时候会满床打滚。长期以来,这两种病,给我的生活、学习带来了许多不便和烦恼。但是随着我的修炼,不知不觉地病痛消失了,不药而愈,从此我身心健康,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我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及父亲都深深感谢李洪志师父给我们这个家庭带来的福份。从此,全家人都能以宽容的心态对待家庭矛盾,沉浸在大法的慈悲与祥和之中。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1998年,我幸运地被北京药大学录取了。

人生之路陡转

然而,1999年7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这场迫害使得我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时光及前程陡然发生了变化。

我在大学里一份勤工俭学的活被无故取消了。学校经常找炼法轮功的学生进行所谓「谈话」或让我们写所谓的对法轮功的认识,内容都是「不再参与法轮功组织」、「不要上访」 ,并要我们放弃修炼。

2000年秋天,我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禁在某地派出所,后转至北京大兴区某看守所。

我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地址。为了抗议可能被无限期关押,我开始绝食抗议,以表明修炼法轮功无罪,被无理关押中不报姓名、地址无罪。

21天「死人床」的经历

在看守所干警的指使下,监室犯人对我进行强制灌食。

我不配合,他们就将我打倒在地。当我挣扎着不躺在「死人床」上时,有几个男警察进来在我的腹部乱踩一气。就这样被踩着强迫绑在「死人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明慧网)

「死人床」由一块大约1.2米×2米的木板及下面两根约2米长的木条组成,木条与木板垂直分别固定在木板的上端和下端,受刑者仰面躺在木板上,四肢分别固定在木条上,人呈「大」字贴在木板上不能活动,吃饭、睡觉及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因人不能坐起、翻身、侧卧,甚至连抬起身体都很困难,除了头外几乎动不了,故称「死人床」。

我的头被监室犯人摁住,插入鼻孔的胶皮管很粗,疼痛、恶心令我作呕,却被压着不能动弹,强行插入后被灌入米汤等液体食物,灌完后胶皮管被灌食者迅速拽出,我的嗓子、鼻道被刺得火辣辣地痛,我看到抽出的管子上有鲜血。后来他们嫌麻烦,插入的管子不拔了,将露出鼻子的一头固定在我的头旁边,管子长期在我的鼻道、嗓子及食管里,我感到橡胶的刺激味道,疼痛、恶心。拔掉管子很久后,我仍感到鼻子和食道里插著东西。

更让我痛苦的是解大小便的问题,多亏同号室的其他女法轮功学员,帮我脱穿裤子,因四肢被绑得很紧,我使劲全身的力气才能勉强抬起一点,在她们的帮助下,排便器被紧紧地塞进身下,一解完就得马上撤掉,否则硌得受不了,有时因来不及放入排便器,尿在裤子上、木板上,并浸湿了上衣。

我绝食、被绑总共21天。从「死人床」下来时,毛衣的后背部因出汗、尿液浸泡、长期不能更换、压在木板上不通风早已变硬板结,脱下来居然可以立住,并伴着汗味、尿骚味、绝食后特殊的体味。这些气味混杂在一起,令身边的犯人捂鼻躲避。

离开那里后的一个月内,我整个后背皮肤溃烂、疼痛、奇痒无比。体重由原先的80多斤降到60来斤。(未完待续)#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