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朗普来说 中国是个威胁也是个机会

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所处的政治平台不同寻常,在国际舞台上可谓是一个巨大的悬念。(AFP)

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所处的政治平台不同寻常。无可讳言,中国正日益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强大力量。然而中共操纵货币汇率、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强势对应中共的特朗普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有规则的秩序付诸实现。

编译 _ 李清怡

特朗普(Donald Trump,又译川普)就职美国总统,所处的政治平台不同寻常,在国际舞台上可谓是一个巨大的悬念。NBC全球新闻首席记者Bill Neely所看到的则是特朗普上任后所面临的重大国际挑战。

总统杜特蒂去年10月飞往北京,宣布终结与美国之间的盟友关系,并声称「只有中国能够帮助」他的国家。无论如何,菲律宾总统的轴心转移突如其来,标志着该地区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再结盟,同时,也象征著特朗普将面临一个重要的挑战——中国的崛起。

中共正在地区建造航空母舰,以展示其实力,声称在争端的主导地位,并在海外派驻部队。美国仍然是世界军事和经济力量最强大的国家,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备有最大规模的军队人数。

英国知名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威基特(Xenia Wickett)认为,「与中国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如果搞不好,后果影响巨大。」北京政府如此武断,特朗普可能不得不做出决定,是否在北京声称属于自己的海域出行美国航空母舰。无论北京政府愿不愿意限制北韩核武,都可能引起华盛顿政府的某种行动。

在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在谈到中共时的态度都非常强硬,他控诉中共掠夺美国经济,并威胁称,将对中国进口货物征收高额关税。如果特朗普的未来政策能够通过他所选定什么样的内阁成员来判断,那么,中共可要担心了,因为特朗普指定了纳瓦罗(Peter Navarro)领导白宫新创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纳瓦罗在他的书中对中共出言抨击,书名为《即将到来的中共战争》和《致命中国》。

去年12月3日,特朗普与总统蔡英文电话会谈后,特朗普说他没有觉得「一个中国」对他是个束缚。而「一个中国」这一政策,从尼克松政府以来,一直约束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关系。

12月16日,中共在其自称所拥有的国际海域窃取了美国的海底无人机,特朗普对此抨击中共,几天之后,中共将无人机返还。特朗普认为美国对中共卑躬屈膝,看上去,他是铁了心的要结束这种状态。

还有一个看点,就是特朗普和习近平这两位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他们的首次会晤可能会很有看头,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曾经说过,他会请习近平吃麦当劳的汉堡。

另一个大的冲突点是,中共似乎是铁了心的要控制南海——这个好几个国家都在争夺主权的海域。2016年12月中旬,一家美国智库宣布,最近的卫星图显示,中共在其兴建的人工岛屿布置防空反导弹系统,加剧了该地区原本动荡不安的态势。

无论特朗普将描绘什么样的蓝图,有一点明确的是:他需要制定一个新的策略。原因是,中共正在大肆投资军事力量,迅速更新军事装备,投资网路战的资金想必也是巨大的。然而,无论是在解决变化、恐怖主义、核扩散还是中东问题上,中国正日益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强大力量。

很多亚洲国家一直以来都向美国寻求安全保护,向中共寻求经济机会,这种平衡可能正在发生改变。面对胆大妄为的中共,新任美国政府可能会转向老盟友,特朗普可能得努力加把劲儿,不仅要与日本和南韩同盟国之间搞好关系,还要与那些更小的国家搞好关系,那些小国可能会因为中共的几十亿贷款而摇摆,如菲律宾。

中共的确有在亚洲搞分裂和霸权,如最近将菲律宾从美国手中剥离,并向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和新加坡释放信号。

美国正在反思其在国际社会上所起的作用和责任,美中双方没有一方愿意起冲突。事实上,中共在边境外的驻军很少,但是,美中曾经在北韩作战,而当今的世界也不太平。

就是说,美国新任总统需要明确态度,因为这对中国人很重要。但是,那些向野心膨胀、跃跃欲试的北京政府卑躬屈膝的政客,在华府很有可能会碰壁。

特朗普对中共采取行动
是正确的决定

英国智库Civitas主任David Green在英媒《The Spectator》发表评论文章,那些认为特朗普是保护主义者的人可就错了,确实是可以看出特朗普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在他给美国选民的28个承诺中,其中有一个是「找出所有对美国工人造成影响的不公平外贸交易」,并「依据美国和国际法,使用所有的方法结束不公平的贸易操作。」依照世贸组织规则与中共的重商主义宣战不是保护主义行为,特朗普承诺上任后就会立即将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也不是保护主义。

要保护自由贸易是因为自由贸易可以相互受惠,但是,这不是宽容忍让的问题,只有各方都按照同一规则行事才行。对那些好斗不肯忍让的团体一味忍耐,只能增长他们的气焰。同样,如果我们都能够寻求互利互惠,自由贸易才能使所有各方最终受益。但是,如果某一国家将贸易作为另一种战争,以他国的付出为代价,谋取利益和优势,从而获取经济和军事的强大地位,那么,其结果就不会实现各方受益,历史上把这种态度称为重商主义(mercantilism)。

有评论说,价格是衡量效率的指数,但是,这种说法忽略了当今中国的现实,世界价格往往不是市场价格,中国出口货物的价格尤其如此。中共操纵货币汇率,中共阻止工资自由谈判,中共的公司不遵循国际会计标准,而国际标准的制定就是为了透明度。中共补贴出口贸易的行为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对进口税的征收也违反世贸组织规则。中共环境管制薄弱,使得产品成本降低,卫生安全法也弱,而且,连这种薄弱的法律,也常常不得实施。中共国有企业直接或间接补贴出口,通过国有银行向企业提供祕密津贴,中共政府以低额租金向企业祕密租让土地,中国的私营企业并非真正的私企,需要政治关系和后台才得以生存。

中共的体制就是为了支持中共的政权——一个野蛮的独裁政权,而美国恰恰相反,在美国,私人企业授予反对政府的权利,这起着重大的作用。例如,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Jeff Bezos)最近买下了媒体《华盛顿邮报》,该报在竞选中反对特朗普,如果贝索斯在中国做这种事,能活着就算幸运了。在中国,几乎没有可能构建一个媒体集团批评政府,更不要说创立在野势力。的确,在美国可以拿钱买媒体广告,但是,美国不仅有一个政党。在西方,富人是支持自由和民主的。

在中国,公司即使不是国有的,也受政府操控,没有真正的私有制,只能在政府授权下小心翼翼地经营,并维持的政权。

图为保全人员排队经过一栋办公大楼。(Getty Images)

中国不是一个自由的社会,中国的经济越是强大,对自由世界的威胁越大,在中国,公司即使不是国有的,也是被政府操控的,没有真正的私有制,只有在政府授权下小心翼翼地经营,经济活动的目的是维持共产党的政权,没有分权与制衡。因此,我们越是付出自己的代价推动中国的经济繁荣,我们的自由越将面临危险。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不是低工资经济的竞争,而是重商主义的政府,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有规则的秩序付诸实现。将自由贸易与保护主义描绘成非此即彼的唯一选择是一种误导,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是对那些奉行重商主义操纵行为而导致长期贸易顺差的国家采取行动。

英国的对华政策是经济与政治的失策,英国特蕾莎.梅一直说,中英关系正处于黄金时代,并积极推动中国公司在英国投资,以为中国的投资与从其他国家吸引来的投资一样,事实上,中国的公司没有真正的私人企业。

任何违背共产党意愿的公司执行长都会很快遭到警察私下传话,中国的任何一家大型私人企业只有得到中共政权的支持才得以运行。让中国公司接管英国企业就如同让中共政府接管一样。

我们不想让我们的政府把公司国有化,因为我们害怕政府滥用,但是,当中共政府接管我们的企业时,我们却袖手旁观,拍手叫好。◇

来源: 新纪元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