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网民“翻墙” 中共正式“清算”VPN (图)

 作者: 苗薇


海外的翻墙软件。(大纪元)

新年伊始,中国大陆增强了的力度。工信部就发布整顿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宣布不经批准,不得自建或租用含虚拟专用网络VPN在内的专线。

VPN是“虚拟专用网络”的英文缩写,它能避开一般的网络封锁方式,中国互联网用户形象地称它为“翻墙”技术。

不过,中共当局不断地加强网络封锁,试图屏蔽VPN服务。2017年1月22日,中国工信部发布“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明确提出“未经批准,不得自建或租用VPN”。通知说,各基础电信企业、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企业要全面自查,切实整改,针对“违规开展跨境业务问题”,通知写道,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络VPN)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

据《之声》1月22日报导,2015年初,不少在华企业和用户抱怨VPN的使用受到严重限制和阻碍。VPN供应商Astrill、Golden Frog和VPN Tech Runo警告说,由于审查增加,在中国大陆iPhone和iPad的VPN服务已暂时停止。

专家认为,这是中国试图建立完全封闭的局域网的又一个步骤。按照中国工信部的最新通知,“当前尚未达到相关要求的企业,应在2017年3月31日之前,向原发证机关书面承诺在2017年年底前达到相关要求,通过评测,并完成系统对接。未按期承诺或者未按承诺如期通过评测完成系统对接工作的,各通信管理局应当督促相应企业整改……未按期完成的,企业2017年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年检不予通过。”

报导指,中国对外互联网连接困难重重早就让在华外国企业深感忧虑。欧盟商会代表曾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正在变成局域网。”不少在华企业难以访问国外总部的网络,难以召开视频会议。

报导说,关注中国互联网管制的专家们担心,中国的网络最终可能完全和国际互联网脱节。

中国网络封锁是全球最严重的国家

通过VPN,在中国的电脑或手机用户使用特制软件可获得加密链接,从而浏览通常在中国大陆境内被屏蔽的外国网站,包括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视频网站YouTube,使用谷歌公司提供的网页搜索、邮箱等服务,还可以浏览各种海外媒体网站。

法新社曾发表评论说,中共政府对网络的控制封锁仍然十分强大,网络媒体所发表的内容,社交网络平台的讨论都受到监管。一些最著名的美国网站,包括谷歌(Google),Facebook和Twitter,遭到了中共的封锁。

近年来,中国在“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年度报告里的排名稳步下降。“自由之家”最新的年度研究名为《2015年网上自由报告》(Freedom on the Net2015)。当中列出了许多中国现有的限制网络自由措施,从加强网站审查制度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到对某类互联网言论的定罪。在65个国家里,中国成绩最差,排在伊朗,古巴和缅甸之后。

报告指出:“过去一年来,对控制信息的重新强调,引致了一些公然威胁网络自由的行为。”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共有关部门对互联网内容进行审查是一种行政行为。自从2000年开始,中共政府逐步制定了多部有关互联网的法律和行政规定,并相继开始实施。2005年4月,由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共同组建的“开放网络促进会”(OpenNet Initiative)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网络封锁的研究报告。

报告称,中国的互联网封锁过滤系统是全球最发达的。“比起其他有些国家的类似系统,中国的网络过滤范围广,手法细致,并且效果显著。整个制度包括多层次的法律限制和技术控制,牵扯到众多的国家机构,以及成千上万的政府职员和企业员工。”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2016年6月,据《东方日报》报导说,大陆网络封锁天怒人怨,在今年全国科技创新大会后,传出78名院士联名上书要求解禁,以提升科研水平,共享国际资源。

当局全力打造互联网防火长城,遭体制内强烈抗议,这还是第一次。

报导指,当今世界已进入互联互通时代,当局建立防火长城,将原本自由的网络世界变成人为的局域网,实际上是逆势而动。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旦溃堤,势将一发不可收拾。

报导认为,当局建防火长城,限制民众自由使用多元网络资源,民众敢怒不敢言,但社会民智已开,利用网络封锁民意民声不过螳臂当车罢了。今次78名院士的联名信,其实是科技界对无处不在网络监管的怒吼,更是对当局不信任的愤怒表态。

报导警告,对互联网封锁误国误民,但当局为了政治需要一意孤行,将自己置身于亿万的对立面,再不改弦更张,迎接当局的就不仅是院士怒吼了!

全世界都在跟网络监控和审查战斗

近年来,中国当局的互联网监管机制愈发严格,对境外网站的封锁范围日益扩大。不过,世界上的各类翻墙软件也在快速翻新。现在全世界人民和政府联合起来在跟长城防火墙进行着顽强不屈的战斗。

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副教授杰夫.邵斯在《华盛顿邮报》采访中称,“长城防火墙割裂了世界。现在网络空间有两个世界:一个是世界,一个是中国。”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年7月1日,在中国等的反对下,仍通过《互联网上推动、保护及享有人权》草案,以进一步保证个人透过互联网获取信息以及表达意见的权利。由此见证了中共升级打造网络封锁帝国的努力,正在遭到国际社会大多数的抵制。

日前,《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一名外号Clowwindy的著名程序员开发了一个流行的系统Shadowsocks,允许用户绕过长城防火墙,并且可以对当局隐匿他们的行踪。这令中共当局清晰的感受到了威胁。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7月7日就在北京表示,活跃的民间社会和自由媒体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在全世界,许多其他程序员都在致力于跟网络监控和审查战斗。由此可见,如今不仅是联合国组织,全世界所有的进步力量,都在跟中共“长城防火墙”进行着顽强不懈的作战。

  来源:看中国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禁网新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