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污染中国海鲜 辗转进入美国


日前含有抗生素污染的海产品不断地出现在美国的港口、餐馆和杂货店,这些海产可能绕过不同的国家辗转至美国。图为在美国纽约的一家海鲜。(Getty Images)

来自中国带有抗生素污染的海鲜缘何最后出现在美国的餐桌上?

海产为逃避反倾销税,中国虾先运往马来西亚更改产地标签,辗转运到美国销售。而中国海产取样检验中,其抗药性高居世界之首,威胁全球公众健康。

编译 _ 李清怡

在广东省珠江三角洲一带,有几千家海产养殖场,那里已经成了中国水产养殖业的中心。中国几千年来农业一直都很发达,已经形成了一种循环定式——饲养猪和鹅的畜禽粪便用于养鱼,但是,抗生素引入畜禽饲养链之后,就形成了威胁全球公众健康的生态。

抗生素通过食物链威胁人体健康

《商业周刊》专题报导,在广东江门的一家养殖场,场主把一铲子谷物倒进了猪圈以激醒酣睡的猪群,而猪圈的栅栏就在两万多只鱼的池塘边上。这位场主撒进猪圈的谷物中含有三种抗生素,其中之一是多粘菌素(colistin),对于人体来说,这是最不会选择使用的一种抗生素,在美国,是禁止给猪使用多粘菌素的,而在中国,在2016年11月前仍在广泛用于牲畜饲养。还有几瓶另外9种抗生素撒落在20头母猪的猪圈周围,其中7种药物被国际卫生组织视为人类医药界至关重要的药物种类。


研究发现,喂给猪的90%的抗生素未经降解,通过猪的尿液和粪便直接排泄出去,这对养殖场的海产品有直接的影响。图为中国,一位饲养员在喂猪。(Getty Images)

抗生素的过量使用已经成了威胁事实:超级病菌和细菌对抗生素形成了高度的耐药性。据政府估计,每年全世界约有70万人死于抗生素耐药性感染,如果这种趋势持续,那么,到2050年,这个数字预计将飙升至每年全球1000万人,比现今死于癌症还多。

2015年11月,科学家们报告说,在中国,发现了一种抗多粘菌素的基因,能将12种或更多种细菌转变成超级细菌。之后,在20多个国家的患者、食物和环境采样中发现了这种基因,其中包括至少4名美国患者。现在看来,食物可能是最关键的原因。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微生物学教授、传染病科医生Martin Blaser博士说:「抗生素通过食物链侵入人体是个大问题。」

研究发现,喂给猪的90%的抗生素未经降解,通过猪的尿液和粪便直接排泄出去,这对养殖场的海产品有直接的影响,例如,江门这家养殖场的猪圈,其废物流入邻近的池塘里,鱼因此吸收到猪圈里的牲畜所吸收到的同样剂量药物,这还不算加入水中以防止鱼类和海产品生病的抗生素,鱼池里的水又流入通往西江的运河,最终流入珠江三角洲入海口,那里座落着广州、深圳、香港和澳门。2013年,据中国科学家估计,每年该入海口接收到193公吨(213英吨)抗生素。

中国海产抗药性高居世界之首


据联合国数据显示,中国海产几乎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商。而经检验其含抗药性的比率一直高居世界之首。图为2015年,中国连云港的一家海鲜贸易市场。(Getty Images)

据联合国数据显示,900亿美元的水产养殖贸易几乎占所有海产品收成的一半,中国海产品的供给几乎占全球供给量的60%,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商。美国监管部门10多年以来,一直就知道中国的抗生素问题。2006年秋,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在取样检验中,发现四分之一产品含有禁止药物和不安全的食品添加剂残留物。2007年6月,美国政府对来自中国的所有养殖虾和几种海产品发出进口警报,允许海关将产品滞留港口,直到每批产品都逐一通过实验室分析检查,确保没有污染,才允许放行。

但是,含有抗生素污染的海产品还是不断地出现在美国的港口、餐馆和杂货店,因为在世界各地买卖海产品的销售网往往都很会钻漏洞。试图努力保护公共卫生健康的联邦机构面临诸多困境:微生物迅速演变以击败抗生素;神出鬼没的海产品公司迅速调整策略以绕开卫生监管部门的监控,他们把海产品在世界各地折腾来折腾去,就像犯罪组织洗钱的勾当。

中国的抗药性比率一直高居世界榜首,对全中国的调查发现,42%至83%的健康肠内携带可以生成「广效性乙内酰胺酶」(ESBL)的细菌,它会生成一系列潜在的病原体,可对抗青霉素(盘尼西林)和其衍生菌。在出售的水产养殖品中,充斥着无法被普通抗生素杀掉的细菌。2006至2011年间,对上海海产品进行的随机取样调查显示,在三分之一的产品中发现了沙门氏菌,这种细菌是导致肠胃炎的主因,对这些病菌所做的进一步实验显示,43%的样品中含有多种药的耐药细菌菌株。

起初,人们认为这些来自细菌繁殖国家的耐药细菌的传播是由于国际间旅行造成的。加拿大马尼托巴省温尼辟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主任MichaelMulvey是最先提出海产品也可能是带菌原的人之一。Mulvey实验室获得了一项研究资金,团队得以开展这方面的研究。2011年至2015年间,他们从加拿大的多家零售店搜集到1328个海产样品进行检验,检测其中的碳青霉素抗性肠杆菌(超级细菌之一),发现8个样品,也就是0.6%的比例显示阳性,而且都来自于东南亚,研究结果意味着:地球上最难对付的细菌可能就在某些家庭的冰箱里或者在他们厨房的台面上。

逃避反倾销税 中国虾转运美国

就在1980年代,美国消费的大部分虾还都是在国内养殖的,主要在墨西哥湾海岸。1990年至2006年,虾的进口量翻了一番,之后,每年大约进口量都稳定在13亿磅,如今,美国人吃的虾90%都是进口的,2003年,来自中国的进口虾创11年新高,市场占有率为16%,目前为5.6%。

马来西亚也跻身其中,据美国政府数据显示,2004年来自马来西亚的进口虾数量增加了10倍,到了2008年至2011年,来自马来西亚的进口虾市场占有率达到高峰,增加至5%。

有理由质疑:来自马来西亚的进口虾其实并非都是在马国生产的。马来西亚最大的海产品生厂商——蓝色群岛海产品公司(Blue Archipelago)副总裁RonnieTan说,2015年,马来西亚虾的产量约为3万2000吨,其中国内销量大约有1万8000吨,1万2000吨出口至新加坡,也就是说,只有少量合法的马来西亚虾出口至世界其他地区。但是,据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0年里,来自马来西亚的进口虾每年超过了2万吨。


在广州灵山包装的中国虾品有三分之二最后出口至完全中资的美国渔业公司,这些多是从马来西亚改国标后再转运至美国的。图为马来西亚的渔业市场。(Getty Images)

这其中的谜团或许可以从下面的案例中得到解释,至少可以得到部分解释,我们来看看一位华裔业主杨俊(JunYang,音译)是怎么做生意的。美国国土安全局最开始对杨俊进行调查时,他是一名蜂蜜商人,他于2012年被捕,被指控出售蜂蜜时在报关文件上造假,原本在中国采集的蜂蜜,辗转至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拿到原产地证明后,继而转运至美国。这样一来,通过非法的转运,使得他免于支付近3800百万美元的反倾销税。2013年11月,杨被判有罪,在联邦监狱服刑3年。

调查人员还断定,杨的主要生意并非蜂蜜,而是海产品。联邦调查人员要求他配合调查,将他的进口货物取样送至实验室进行分析,发现5批货物中都含有美国禁止的硝基夫喃类抗菌剂(nitrofurans),那些受污染的虾最后被销毁,那几批货贴的都是马来西亚的标签。

2005年,美国对中国进口虾开始征收反倾销税大约9个月后,一群海产品行业高管人员在上海举行会议,他们此前都是上海水产集团的工作人员,该公司是中共政府监管的大型企业。这些高管人员研究决定成立一家公司,专门用于向美国出口虾。他们在中国融资并操控公司,但是将公司设立在德州,这就是美国渔业公司(American Fisheries)的由来。

其中一些高管同时也操控上海水产集团在广州灵山的分公司,该分公司是海产品的包装厂,位于珠江三角洲。到2006年为止,该公司已经从大澳渔村附近的养殖户们那里购买了3000吨海产品。

中国虾产品贸易的欺骗行为

曾经在广州灵山分公司的贸易部门工作了9年、并于2013年离职的吕伟(Lv Wei,音译)说,在广州灵山包装的虾有三分之二最后出口至美国渔业公司,它们「都是从马来西亚转运至美国的。

槟州马来西亚商会官员Mohd Noordin说:「我们无法追踪那些虾来自于泰国还是中国还是哪个国家。」他的职责之一是为马来西亚生产的产品签发原产地证明,以便产品出口。他表示,签发原产地证明的过程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

带有他签名的文件上写着那些运往美国渔业公司的虾来自两家水产养殖场——Chai Kee Aquatic 和Aiman Aquatic。但是,那些文件上的地址并没有真的对应某家水产养殖场或者哪个有可能产虾的地方。

美国渔业公司承认,他们完全是中资公司,员工也都来自中国,因为他们没有在美国的长期工作签证,在德州工作的员工每3个月轮换一次。法院的记录显示,一次,一批贴有马来西亚标签的虾到达美国,到货重量比预期的轻,美国渔业的一名员工打电话与位于珠江三角洲的广州灵山分公司核对,询问是否包装有误。

美国从事虾产业的贸易组织——「南方虾联盟」高级主管威廉姆斯(JohnWilliams)表示,美国市场充斥着带有假标签和不安全的海产品。多年来,美国鲶鱼业一直抱怨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检验规定不足以保护消费者,因为他们只对进口海产品的1%至2%进行分析检测。在国会的帮助下,鲶鱼养殖主们争取到将进口检验权从食品药物管理局手中转交至农业部,农业部食品安全检验局将于2017年9月起对所有的进口鲶鱼进行检测,并已经于2016年春开始施行了初步非全面的检验,支持者们都为近期强制实行的措施而欢呼。

2016年4月,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发布了一项进口警讯,地方官员可以对来自马来西亚的虾进行扣押和检验。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至少启动了两起对中国虾业主的调查,据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一名熟悉这两项调查的官员称,美国政府怀疑被调查的业主通过马来西亚将中国海产品辗转运往美国。

实际上,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警讯等于是中止了马来西亚虾的进口,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受污染的中国虾没有进入美国市场。贸易专家们说,很多公司都使用美国渔业同样的套路,将中国虾辗转运至美国,每家公司在第一时间看到监管苗头时,都成立了一些随时可以关门的进口公司,乾脆将公司重组,或者换个名字。他们只是成立新公司,起个新名字,然后重操旧业。

现在看来,受污染的虾可能绕过不同的国家辗转至美国。美国国内一些虾业主认为,有一个国家可能代替马来西亚作为国际转运枢纽,那就是厄瓜多尔。南方虾联盟的威廉姆斯表示:「如果虾的价格低廉,只要存在那些不知道也不在乎货源的经销商、零售商和餐馆业主,那么,我们还是会看到虾产品贸易的欺骗行为。」◇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禁网新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