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大法官为什么恐惧司法独立?

最高人民党组书记、院长周强14日在北京谈及全国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掌握的几项内容: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公开向「司法独立」亮剑,出自之口,可谓前所未有不可思议无法理喻。在中国人都在呼吁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时候,这样的言论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其恶劣影响和由此带来的后果或将不堪设想,也意味着公民期待了这么多年的社会公平正义,或将出现大倒退。

大法官的同门师兄贺卫方站出来回击:【不可理喻】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那就意味着它会常态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预,无法严格地依照法律规则裁判案件和纠纷,也就难以让国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国,包拯故事也代表着人们对司法独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连素有国师之称的海外御用学者郑永年都看不下去了,今天特地发表了题为《司法的相对独立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的评论文章,文章强调:「在任何社会,司法是保障社会正义最重要,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说得简单一些,司法关乎人民的财产与生命安全。一旦司法失守,社会公正和正义就会荡然无存。」

郑永年明确指出:「实际上,从上看,司法独立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来说,都是一场双赢游戏。对老百姓来说,诉诸法律之外的暴力是没有其它任何选择之后的最差的选择。很简单,诉诸暴力的代价非常高,甚至是生命。只要司法能够保障基本的公正,司法还是老百姓的最佳选择和解决问题的最有效的方法。而对统治者来说,如果没有司法这一中间地带,就要直接面对人民。任何政权不管其暴力机器有多么强大,光靠暴力来统治,最终都会被人民所推倒。司法独立,牺牲掉的只是少数权势人物,而赢得胜利的则是整个政权。」

实际上,今天中国的法治状况远不止司法公正问题,其内部的黑幕和腐败早已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数以千万计的维权上访者得不到司法保护,申张正义的行为常常遭到残酷的打压!时至今日,仍然有不计其数的人还被莫名其妙的关押在乃至黑监狱里,惨遭和折磨。

曾记否,十八届三中全会出台的所谓改革《决定》,对备受关注的司法改革分了五条进行论述,其主题和核心是:维护宪法法律权威、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为什么时隔一年多,中国的司法改革会出现大逆转甚至是大倒退?这期间,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保守顽固势力为什么卷土重来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

司法失去独立,必然导致冤假错案泛滥,人们的基本权利甚至生命都得不到尊重和保护,建立和健全监督机制更是遥遥无期。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严禁刑讯逼供、体罚虐待,减少适用死刑罪名。这些举措应该是司法实践中最为社会公众所关注的,单纯依靠体制内的自我修复功能是痴人说梦,公平正义和基本人权,需要对强权和滥权进行严格的监督和限制。#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标签:,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