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不寻常动向 多省现高官“靠边站”

由于临近中共十九大,习近平对地方大员的布局和洗牌动作备受关注。(网络图片)
由于临近中共十九大,习近平对地方大员的布局和洗牌动作备受关注。(网络图片)

记者/主持人:岳文骁

近期中共地方换届中,原中共省委常委陈俊卿在进入常委班子后8月就退常,目前只担任江西省政协委员。此外,多省也出现同类“靠边站”的不寻常情况。这些官员或多或少带有江派色彩。有评论认为,在十九大人事布局中,习近平已挑明,江派没机会。

苏荣旧部“书记”遭免实权 去向曝光

据《江西日报》报导,1月14日召开的省政协十一届二十二次常委会议上,陈俊卿被增补为省政协委员。

两个月前,陈俊卿被免江西省前常委、宣传部前部长。

据公开资料,陈俊卿曾任南昌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院长,江西省建设厅党组书记、厅长,之后任江西省改组后的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书记、厅长。2010年起,陈俊卿主政江西省会南昌,先后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2013年8月调任江西上饶市委书记,直到2016年3月进入江西省委常委,一个月后兼任省委宣传部部长,但到11月即被免。

报导说,陈俊卿好与媒体打交道,人称“微信书记”。

据“政知圈”报导,陈俊卿任政协委员这一变动颇让人感到意外,不同寻常。因为党委换届前“入常”的官员,大多数换届时能留任,并在下一步明确分工。

江西是江派二号人物的老家。多年来曾庆红对江西地方高层的任命极具影响力。前中共副国级大老虎苏荣曾任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是曾庆红的心腹,而陈俊卿则是苏荣主政江西时的旧部。

在本次陈俊卿遭免前,江西省前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前常委赵智勇等6名省部级以上官员接连落马,多与苏荣关系密切。原江西书记强卫也于去年6月卸任江西省委书记,调任中共人大闲职。

多省现“靠边站”人事动向 涉及官员多有江派色彩

除了江西陈俊卿,近期各地换届前后,均有同类被免职后不知去向,或稍后证实遭贬的情况。

中共《安徽日报》1月16日报导,原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曹征海首次以安徽省政协党组副书记身份参加安徽政协会议。《安徽日报》1月5日曾报导,在换届中未当选新一届安徽省委常委曹征海,已增补为省政协委员。

今年56岁的曹征海,是大同人,仕途历任内蒙古、安徽两省份。他早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研室工作14年,后历任包头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2005年升任呼伦贝尔市长,一年后转任市委书记,并于2010年底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2012年6月,曹征海首次跨省出任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直至最近在安徽省委换届中落选常委。

据北京官媒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报导,1月11日的中共河北“两会”上,原河北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当选”为河北省政协副主席。孙瑞彬去年11月初被免,官方当时并未宣布其去向,也没有“另有任用”的表述。

另外,去年10月被免河北省委副书记的赵勇,只有53岁,其突然被免职引发猜测,至12月底,赵勇才确认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

去年10月底,云南省委副书记蹊跷“失踪”,至12月17日晚,钟勉现身《贵州新闻联播》的画面,显示其已经转到贵州任职,后证实任贵州副省长。

2017年1月7日,黑龙江省人大通过决议,“因工作变动,决定接受孙永波辞去省政府副省长职务的请求”。但官方并未披露其未来职务。

据《看中国》报导分析,上述多个官员均从实权职位被调离,有贬职或任虚职的意味,且这些官员多是中共江派高官的“下线”官员。

公开报导显示,曹征海与江派常委刘云山在内蒙古有较长交集,港媒《争鸣》杂志2014年10月号曝出其是刘云山家族在内蒙的“白手套”;钟勉在任四川省委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职务时,服务过江派大员杜青林、刘奇葆两任省委书记,被认为是刘奇葆的人;赵勇则不但与令计划颇有瓜葛,还曾巴结上周永康,赵勇主政河北唐山时,曾任命的情妇沈冰为唐山政府决策顾问。

孙永波也和周永康交集颇深。2002年,周永康担任中国部长,孙永波则在2003年7月升任公安部政治部副主任兼宣传局局长、公安部新闻发言人。2005年11月,孙永波又升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办公厅主任。

习近平首次公开挑明江派没机会

由于临近中共十九大,习近平对地方大员的布局备受关注。

香港《东网》1月11日刊发评论认为,在北京举行的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委七中全会上,习近平一锤定音要求“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最终要落脚在看齐上。”这是习第一次公开点明“看齐”最重要,表明未来在用人方面,什么团团伙伙,什么沪帮海派的人马,已经没机会。

中共体制内学者辛子陵在《看中国》2016年11月4日刊发的专访中曾表示,习近平费了多番周折,要在组织系统上摆脱江派的干扰。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禁网新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