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小岗村三十年吞吃补贴无数 如今人心溃散

安徽小岗村是树立的农村改革典型。近日,中共给小岗村经济输血打气,实际树立的却是假典型的真相文章网络热传。但文章现在已经被删。小岗村三十年来吞吃无数补贴,其中在90年代一笔就1,300多万元,如今村里收入仍低,人心溃散。有说法称,这些补贴的钱最后全流入了当地政府的腰包。

1978年,安徽18名小岗村农民立下了生死状,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逼迫当时的中共最终采纳了土地承包制度。

《小岗村的故事》欲为小岗村“贴金”反曝出真相

4月28日,属于读家经世文化传媒有限的独家网发表题为《小岗村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一文。

文章编者表示,几十年来,各种官媒、纪实小说等都竭力鼓吹安徽小岗村的经济奇迹和改革勇气等。但曾刊载在微信订阅号《盗火》上原标题为《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一文,作者通过批评《小岗村的故事》这一所谓的“纪实”文学作品,打破了小岗村神话,让外界了解一个真正的小岗村……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一文称,安徽省小岗村三十年来,一直戴着“改革第一村”的桂冠。为纪念中共农村改革三十周年,安徽省陈桂棣、春桃俩作家推出《小岗村的故事》,本想为小岗村“贴金”,谁知却将其吞吃数以千万元计政府巨额钱财的事实和盘托出。

小岗村吞吃数以千万元计的巨额钱财

作者称,通过《小岗村的故事》来看看小岗村的真相,三十年小岗村到底吞吃国家人民多少钱财,作者列出书中以下几笔数字。

第一笔。该书的第59页写到,打从1956年高级社起,小岗队的生产和生活就主要靠救济。仅从1966年到1978年13年的156个月分中,小岗村吃国家供应粮就多达87个月,吃了228,000多斤,占到这13年总产的65%,占到集体分配口粮总数的79%。此外,国家还无偿供应各类种子65,000多斤。就是队里原先的十条牛,社员过去使的犁耙锹掀,也都是国家掏的钱。

第二笔。该书的第143页叙写称,1984年4月,曾传来了万里要来小岗的消息。凤阳县委、县政府考虑到小岗家家户户住的仍然是茅草房,路也很差,拨出一笔专款,在进村的必经之道村子西头盖了24间新瓦房。

第三笔。据该书第136页叙写,1993年,安徽省人大代表严宏昌利用省人大会间的一切休息时间,拜见各位厅级领导,希望他们支持小岗。后安徽省联席会议上许多厅局承诺支援小岗村经济发展的各项资金高达1,300多万元。1995年,滁州市政府已投资661万元。

作者称,可是上述所承诺的巨大财政拨款,除盖了一栋上下两层的村委会办公楼和村头竖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大牌楼,一共也就是三四十万,而那六百多万都用到了哪里?

第四笔。据该书第154页叙写,1997年,全国“最佳经济效益乡村” 张家港市长江村加入援助小岗村大军,小岗村仅修路和农科改良就得到140万元。

第五笔。据该书第156页叙写,1998年,江泽民等去小岗村视察,小岗村在外援下:建了一所小岗村小学;小岗村人吃上了自来水;家家户户的墙面刷上涂料,各家各户建造了卫生厕所;小岗村大包干展览室和招待所平地而起;小岗村一家不拉地装了程控电话;修了一条很气派的友谊路,每棵都在两米高以上的830棵蜀桧种植在道路边 ……

第六笔。据该书第174—215页叙写,1999年,原队长严宏昌重新在小岗村上任时,又吃下各方的许多钱财。期间,县农机公司给了小岗村一台旧推土机,又投资20万元在小岗村盖了农机大院;常州柴油机厂支援小岗村一辆客货两用车;安徽全椒县柴油机厂送给小岗村四辆福田小货车……日本驻上海领事馆乔木一男先生帮助小岗村建一个养鸭基地,一期投资1,000万日元,二期投资三亿日元。

第七笔。据该书第223—233页叙写,2002年,小岗村需要3,000万巨款修茸当地水库,严宏昌到中南海汇报,不久拨款报告就批了下来。

第八笔。据该书第236—237页叙说,2008年全国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小岗村又收到一批“政治礼品”。村里给了每户两万元的补助;村东小区盖了四排整齐的楼房;一条通往外面的像样的公路动工;小岗村信息中心在村西头拔地而起;省政府拨款200万元建大型广场;一座耗资600多万元的气势恢宏的“大包干纪念馆”建成……

小岗村演出了一场旷古闹剧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的作者称,至此,书中记载的国家、社会先后所提供的8笔钱财物,粗略计算在1,500万元之上,以小岗村20户平均每户75万元,或者后来扩并的100户平均每户15万元,小岗村真是演出一场“全国农村改革第一村”变成“全国富裕第一村”的旷古闹剧。

小岗村原队长严宏昌一句“丢的就不光是小岗人的脸面”的话,各级党政领导“心领神会”。严宏昌找到谁,谁都会慷慨解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各级官员懂这个理。

外界在高歌小岗村的同时,小岗村却背着全国农民,层层动用国家——人民的血汗钱,先是将茅草屋改为瓦房,接着拉一道遮丑藏陋的高大院墙,村头立上大牌坊,再供送自来水、电话、楼下楼上,以及气势恢宏摁手印的雕塑、“纪念馆”等等,在中外民众面前,上演一台不知羞耻的大戏。

原来自1978年以来,小岗村是靠包装、依赖国家——人民的巨额钱财1,500万元撑抬着不让倒,靠不断输血打气保鲜的。

作者质疑:这不是愚弄全国农民吗?这不是假典型吗?“小农经济十输血打气”,这难道不是小岗村三十年的真相吗?

小岗村依仗输血打气度日,如今人心涣散,是一幅自打嘴巴笑料不断的滑稽漫画。

网民则就上述文章称:原来小岗村不是他们自已干出来的;这样的典型不光是小岗村吧;中共树立它们要的典型不遗余力;雷锋的形象不是很光鲜的假典型吗?凡是中共树立起来的典型都是黑洞。

钱去了哪里?

网络博文《大学生调研:真实的小岗村》中写道,小岗村当年“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美昌介绍,小岗村目前有1万亩左右的田地已经以租赁或者买断的形式流转出去了,也就是说大半个小岗村的耕地已没了。

文章说,公司来到小岗村搞项目圈地,名为发展经济,但最后都成为闲置土地,导致农田大面积抛荒。小岗村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项目来圈地呢?村民严德友介绍,这都是看上了小岗村的名气,挂着小岗村的农业项目,政府更容易审批下来。

严美昌说,如今“小岗村就剩下空壳子了,土地就这么荒著,农业生产没搞好,就连村里最出名的‘大包干纪念馆’,也和我们没有关系,那是省旅游局建的,收入全归省里。”

2013年,曾参与“大包干”的小岗村村民因村务、土地占用等问题,实名举报村委会主任。

据《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一文描述,被树立起来的典型小岗村得到社会多方的无偿援助,但到2004年,小岗村还很穷、很乱。2003年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村集体欠债 3万元,人心涣散,村里连续多年没有选出“两委”班子,村里乱建房、乱倒垃圾普遍,环境很差。

南京农业大学陈文林教授认为:小岗现在应该是“落后”的代表!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林锐


本文标签:, , , , , , ,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禁网新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